夭叶舒华-头像是我老公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写文,撞梗可以,咱能不“撞”的那么赤裸裸吗?

再怎么隐晦的抄袭原作者都能一眼看出来,别提抄的这么明目张胆的

韩雪临Yukirin:

那么明显的提取拼凑🙃而且凑得还完全没有中心思想

蟹黄灌汤包:

挂一发,我想说的是,请善待我写的每一篇文,谢谢!!

  
  

半酱鸡汤:

  
   

今天小伙伴们提醒了我,看到一篇文——



 ...

先放个糖安慰安慰大家吧,其他的事,我晚上再回来说

 

【叶橙】数码理论02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大家火气也很大,其实我觉得冷静点吧,这个时候掐架真的是丢脸丢到圈外去了,而且也只是定了叶修一个人而已,要播出还早着呢。

但是那些说我沐不是女主的麻烦不要承认自己是全职粉谢谢,简直丢人,连蝴蝶蓝都不认了好意思说自己是全职书粉?


苏沐橙的身影迅速在桌面消失,然后熟悉的代码编制界面弹出,明明鼠标与键盘都没有动,编制界面却飞速滚动过一片又一片的代码。

虽然滚动的速度很快,换做普通人只怕是要被闪吐了,然而作为一个每天都在和这些代码算式打交道的程序猿,叶修面不改色的一直盯着屏幕,捕捉每一条关键的程序代码。

夜雨声烦,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攻击招数繁多而复杂,令人应接不暇,但是实...

 

【叶橙】数码理论01

  • 短篇,争取5000字内完结

  • 题目很高大上但是文章本身很......low

  • 并非计算机专业,全文意识流产物,欢迎指教与捉虫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这间房间的时候,叶修的“闹铃”很准时地响了起来:“叶修,起床了,快起床,醒醒!”

清澈甜美的女性嗓音从放在枕边的手机里传出来,还附带着振动。

叶修不耐地翻了个身,摸索着要把“闹铃”关掉。

“别摸啦,我可不是闹钟,是关不掉的,总之你该起床了。”扰人清梦的声音依然没有停下,终于成功扰的叶修勉力地睁开了一只眼。

一个眉眼如画的少女趴在手机屏幕的“里面”,神采奕奕地看着他,笑眯眯地打着招呼:“早安。”

一点也不安好不好...

 

叶修生贺|叶橙|刹那旅程

因为种种原因,我把生贺定在了23:59分发,也算是对叶橙群将近一个月的活动准备只为了今天而做一个结束【等等你的脸呢】

词不达意的一篇文,强行和歌扯上关系。

叶修20岁生日快乐,你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都会有一个人长伴你侧,这是天底下间最大的幸福

没有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并不适用于所有的事。
比如做队长。
即使苏沐橙看着叶修做队长少说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但是事到临头自己真的做了队长,苏沐橙还是觉得自己忙的一头两个大。
可是面对外人时,她依然表现出一副得心应手的模样。
陈果说她越来越像叶修了,一脸担忧,生怕她跟叶修学的一样不要脸,她笑笑,把这句话当称赞。
在所有人面前她都可以装,装的...

 

【叶橙】一个梗

艺术源于生活,感谢提供这个梗的宝宝

难得的夏休期,苏沐橙舒舒服服地窝在取舍,笔记本全屏放着最新的偶像剧,手机上在和叶修聊天。
叶修在跟她抱怨着最近他老爹大清早地就把他从被窝里提出来一起跑步,还好这几天b市阴雨连绵,他今天才躲过一劫。
苏沐橙乐不可支,落井下石:“我给你送个跑步机啊,这样你下雨天也能跑步了。”
叶修痛心疾首,给她发了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jpg】。
苏沐橙一边瞄着正上演到高潮的剧情一边打字:“我们小仙女不需要杰米熊。”
一心二用的下场就是犯了个蠢到不行的手癌,苏沐橙在发出去的第一瞬间就意识到了,立即亡羊补牢补充到:“良心。”
叶修回了一大长串的省略号。
然后过了几天,苏沐橙收到了一个等身的杰...

 

【叶橙】撒糖练习01

文笔复健,也给lof除个草



苏沐橙一直都对养花莳草是有几分兴趣的,可惜小时为生计而发愁,等到了有自己收入之后又忙着打比赛,忙一切和荣耀有关的事,养的最多的怕是吸收辐射的仙人掌了,然而被她养过的仙人掌都没什么好下场,都吸收太多电脑的辐射而英年早逝了。


好在退役后的生活总算是让她有时间捡回了以前的兴趣,挑新房的时候她特意挑了一间采光条件好,有一个大露台可以让她摆下很多花花草草的屋子。


叶修在这种小事细节上向来随她的意,意思意思过问后就撒手不管随她折腾去了,只是偶尔会抱怨她养的花花草草太招小虫子,提醒她要关好门窗。


苏沐橙总是笑嘻嘻地应着,抗议叶修越发...

 

满城烟火只为你欢

给弟弟的生贺 @王者之焰 


山下的杭州城,虽已入夜却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在庆祝着这一年一度的欢庆日子。

而在山上的嘉世门里,一名少女趴在窗台上看着满城灯火,原本清丽美丽的小脸上只写了三个大字“不开心”,手中有一下没一下拽着挂在窗户上的流苏坠子,看上去惹人怜爱极了,让人只想把世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换取她的一笑。

可是总有人不吃她这一套,她身后与她面容有七分相似的青年搁下了手中的笔,无奈地看着她:“我说橙橙,你赶紧去睡吧,再怎么等我估计叶修都赶不回来了。”

苏沐橙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依然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看着山路,仿佛在期待着那里会有谁出......

 

【双青】相负(上)

灯姐好难写好难写好难写啊【满地打滚】传记只提过青行灯热爱听故事这一点对于她的性格描写却不多,这篇写的我超级心虚的,卡文也卡的严重,啥时候灯姐才能在剧情里登场让我能比较准确把握她的性格特点啊【叹气】

暂时不放微博,估计还有个(下)就完了,写完再一起放


“你啊,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类了。”纤细的手指划过僧人俊秀的眉眼,然后划到僧人的下颚,轻佻的勾起,绝色的女妖就坐在自己的长灯上漂浮在半空,俯视着眼前人,吐气如兰,“我突然就对你的故事有兴趣了呢。”

被调戏的僧人八风不动,闻言只浅浅一笑:“施主目之所及皆为故事,何须语言赘述?”

青行灯笑而不语,她素来只对妖怪的故事感兴趣,但...

 

【茨草】喜当爹

突然的脑洞,不要问我后续,我还没生


区区一个人类,明明只是区区一个人类,却斩落了他的右臂。

失去右臂的痛让他的妖力暴走,强大的妖力在一方天地间肆虐,在他黑暗而带有强烈压迫感的妖力侵蚀下,所有的生命力都被吞噬,寸草不生,化作焦土。

唯有一人还能悠然喝着酒。

“行了你,再闹下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酒吞待他发泄完后,沉声制止了他,看看一个好好的大江山被他折腾成了什么样。

纵还有无尽的怒气与怨气想要发泄他还是乖乖的收了手。

“好了,睡一觉,然后明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消沉。”说罢,酒吞起身而去。

纵然还有一肚子的火气与怨气,但是挚友的话却是要听的,茨木闷闷不乐地席地躺下,强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