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陌上

我错了T-T,张副队的生日我的贺文居然只有一千多字。。。我承认本来还有后续的但是我懒得写了QVQ。

这篇是番外的番外,没错就是《谁家姑娘依旧笑春风》的番外,执着于番外正文都没好好写我一定在作死。

灵感源自东方子玉的张新杰cos照,然后我就想到了公子世无双。。。

OOC严重,请谨慎食用







第一次见到张新杰,那年年仅十八的楚云秀脑海中自动的跳出一句话: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唉,没办法啊,谁让她的师傅是个对美丽的事物有着执着的人呢,她多少都染上了师傅的习性,见到美丽的东西总想据为己有。

可是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啊。楚云秀看着他轻松击败一名在武林颇负盛名的前辈时,掂量了自己的斤两,然后很失望的宣告放弃。

或许,当初的她是太想接近那一抹美丽,哪怕只是被注视都好。

被渴望冲昏了头脑的她笑意盈然的起身,嗓音清脆:“不知,小女子是否有幸与张公子一战?”

张新杰终于直视了她,微微颔首:“请。”

她足尖轻点,翩若惊鸿,落在擂台上。

“姑娘就这么与我过招么?”张新杰看着楚云秀空空的的两手,蹙眉。

楚云秀负手浅笑:“谁说我要与你武斗?”

“哦?姑娘想文斗?”张新杰挑眉,嘴角泛出一抹笑,看得楚云秀心脏直接不规律的乱跳,“那么,请姑娘划下道儿来吧。”

楚云秀笑起来,眼微眯:“我划下道儿,你都接?”

“张某尽力。”

楚云秀深吸一口气,拍拍手:“上琴。”

好在烟雨楼是这次的试剑大会的东道主,琴什么的还真不难准备。

“姑娘可知自己在做什么?”他平视着她,带着些许的严厉,“这种斗法一个不慎,姑娘就可能受到极重的内伤。”

楚云秀嫣然一笑:“张公子不是说只要我划下道儿都敢接么。”

她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拿命赌他的注意而已。

张新杰深深的注视着她,旋身坐到琴案前,衣摆旋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修长的五指轻拨琴弦,古琴发出悠远的声响,回荡在楚云秀心间。

一刹那,楚云秀心里划过那样的念头:若,有朝一日能让他为自己抚琴,花多大的代价她都愿意。

然后楚云秀讥笑自己:想什么呢,不过是个男人。

不过是个能让自己想到“公子世无双”的男人。


琴音杂夹着内力向对方袭去,她勾弦,琴音铮铮,然而张新杰不慌不忙,奏出的音如情人在耳边的低语般轻柔,消弭了她琴声中的咄咄逼人。

她的攻击好像泥牛入海,被化解的干干净净,一时间楚云秀有些着恼,手下拨弦频率加快,然后满意的看见张新杰为了抵御她的攻击,也不自觉的加快。

张新杰眉目一凝,“楚姑娘,停下!”逼音成线,楚云秀听得真切。

是啊,停下,楚云秀知道自己该停了,内力已经剩的不多了,可是……

不想停,不想停下,一股冲动逼得楚云秀干脆把所有的内力都拼了上去,即使等到内力枯竭自己极有可能被张新杰收不住的琴音重伤,也不想停。

唉,她似乎听到自己的叹息声,可是这一声叹息好远,似乎不是她的?

楚云秀迷茫的抬眼,对上张新杰微微带着恼意的目光。

他是该恼的,被自己逼到这份上,能不恼么。

琴音一转,转的太快,张新杰出手抢夺主控权,楚云秀没办法跟上,张新杰趁这时反守为攻,攻势之凌厉让她瞬间溃不成军。

或许见他第一眼自己就已经溃败的一塌糊涂。

 

多年后,楚云秀再回想当时的情景只觉得惊心动魄。

当时若不是他收音收的及时,她轻则武功尽废,重则送命,哪可能只是吐两口血昏迷了三天三夜就完了的事。

直到现在楚云秀都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才去跟他拼命。

只不过是个男人。

只不过是个自己现在见到他脑子还是会自动浮现“公子世无双”的男人。

但是现在这个男人是她的了。楚云秀把头靠在现在正在为自己抚琴的男人肩上,笑眯眯的心想。

“想什么?”张新杰醇厚如三十年的女儿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手下却是半分不错的弹奏着楚云秀钦点的小曲儿。

“张公子,当年你第一眼见我是什么感觉啊?”

“第一面?大概......是陌上人如玉吧。”

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楚云秀反复的咀嚼着这十个字,满意的眯起眼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