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头像是我老公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婚曲

  • 标题废什么的。。。你们就无视了那个标题吧,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好题目了

  • 腿肉已割,我要罢文三天



第十二赛季,兴欣惜败在季后赛第二轮,彻底的与冠军无缘,不少观众还有媒体都在感叹,失去了叶修,兴欣的实力终究只能到这里了,然而最令所有人惊诧的,不是兴欣的落败,而是赛后记者会上兴欣队长苏沐橙的发言。

“我决定退役。”平静的字句从兴欣队长生得完美的嘴型中流出,苏沐橙脸色淡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眷念和不满。

面对一室的长枪短炮还有在她的发言后一室的喧哗,这个初入联盟就惊艳了无数人的女子平静的站在发言台上,清晰地再次重复自己的决定:“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与喜爱,我也很遗憾在我就任兴欣队长期间没能带领队伍夺冠,但是如今的我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带领兴欣,所以我决定退役。”

但是记者们却不相信,在他们看来,苏沐橙本场的发挥再完美不过,即使没赢得比赛但是也有不少亮点,所以苏沐橙的做法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在推卸责任。

原本在苏沐橙宣布退役后就一直嘈杂的大厅议论得更加热切,记者们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对苏沐橙提出质疑。

第一个坐下了,第二个又马上站起来,然后是第三个……

直到所有的记者都消停了后苏沐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我想大家可能没有看出来,我的状态的确已经开始下滑,与其等到明年我拖累全队不如现在就离去,让队伍能尽快的开始磨合。再一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苏沐橙向在场的所有记者鞠了一个躬后,从容的走下发言台,走入了选手通道,将场面留个了新的队长和副队长处理。

缓步走出萧山体育馆,苏沐橙大大的呼吸了一口夜色中冰冷的空气。

苏沐橙觉得自己似乎呼吸得太用力了,撞得肋骨有些疼痛,痛得她有点想落泪。

说不遗憾,那是骗人的,她对冠军没有多大执念,但是她想和兴欣一起夺冠,她想告诉叶修:你交给我的东西,我做得很好哦。

面对记者时她表现的很好,没有留露出任何负面情绪。毕竟不是刚进联盟时面对记者话都讲不完整的小女孩了,将近十年的时光,将她洗礼成一个成熟、负责任的战队队长。

然后呢,苏沐橙仰望着无星的夜空,一时间有些茫然,她现在不是战队队长了,那么她该去哪呢,又该去做些什么?她没考虑过,或者说她不想让自己去考虑,因为其他的赛手退役了至少有个家可回,她不想提醒自己是个没有归处的人。

但现在,不得不去考虑了啊。

果果再三邀请她继续留在兴欣,她知道果果是好心,其他人也不会介意,但是……她不想,她不想当一个米虫白吃白喝,所以她拒绝了陈果的挽留。

面前的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谁也没留意此刻那个正站在马路边上的女子是苏沐橙,除下荣耀选手的光环,她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

头顶的路灯有些坏了,不停地闪烁,她投影在地面上的影子亦跟随着路灯明灭不停,骤然间,她突然觉得有些冷,不自觉间,她用双手环抱住自己,摩挲着裸露在空气中的双臂,企图给自己一点温暖。

乍然间,欢快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破了她的压抑的心情,她一怔,从口袋掏出电话。

是来自B市的号码。

“喂。”她抽了抽鼻子,接起了电话,“叶修吗?”

那头的慵懒的男声带着笑意:“沐橙啊?战队队长不做了有没有考虑换个职业?”

听着他的声音,苏沐橙觉得自己瞬间有一种从半空落回地面的踏实感,她笑着问:“怎么?有什么好工作推荐给我?”

“嗯,叶太太怎么样?”

苏沐橙失语,久久的没有回答,叶修也没有催她,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仿佛自成一个小空间,隔绝了周遭所有的杂音,只听见自己的心音越来越响,鼓动着。

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似乎来自九霄云外。

“好。”

 

她第二天就搭上飞往B市的飞机,票是叶修帮她定好的,只怕他一得知兴欣落败就帮她订好了机票,反正她的身份证号他又不是背不出。

B市不是第一次来,只是之前每一次来都有人陪,孤身来B市,还是头一遭。

她几乎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叼着根烟吞云吐雾的叶修,叶修显然也看见了她,向她挥挥手,朝她走来。

“等很久了?”自然的将手中的行李箱交给叶修拖着,苏沐橙挽着叶修的手往外走去,笑容满面,“叶秋也来了?”

“嗯。”叶修看着她,很难得脸上居然浮现出犹豫的模样,“其实……”

苏沐橙转头好奇的看着叶修,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其实我妈也一起来了。”

“哎!!!!”

苏沐橙风中凌乱了,她明明记得今天不是周末啊。

然后事态就向她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向展开了,看着叶秋停车的地方——XX婚庆公司,她机械的转头去看叶修。

很好,他也是一脸呆滞,突然就觉得心理平衡了,苏沐橙这时居然有点诡异的冒出这种想法,叶修被吓呆的脸,还真不多见啊。

“沐橙啊,”叶妈妈亲切的拉着苏沐橙的手,殷切的说道,“妈知道突然了点,但是我和你爸就想着这事啊,越早办越好,来,我们就先看看婚纱,然后吃完饭让叶修带你去挑戒指,我叶家的媳妇可不能委屈了。”说着,拉着苏沐橙的手下了车。

连称呼都改了,到底是多怕这个媳妇跑了,叶秋腹诽,回头看着又准备在他爱车上抽烟的叶修,一瞬间还是觉得这种祸害还是早点踢出去好。

“混账哥哥,要抽烟你给我滚下去!”

闹腾了大半天,晚上坐在叶家客房大床上的苏沐橙终于长出一口气,说实在她都不知道今天到底干了些什么,只是不停的点头摇头,最后是叶修看不下去开口解救了她。

她向窗外看去,她不是第一次来叶家,可是说到底,B市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她自小在H市长大,一街一巷她都再熟悉不过,然而今后却要在这个几乎是完全陌生的城市生活吗?她有些惶然。

有人叩响了她的房门,苏沐橙转头,看见叶修站在门口,手上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今天被我妈吓着了?”将牛奶递给苏沐橙,叶修在她身侧坐下,柔软的床垫微微塌陷。

苏沐橙点头,今天的阵仗太大了,又是婚纱又是钻戒的,光试衣间她就进了数十次,“我以为我们去领个证就好了。”

叶修深以为然:“我也这么觉得。”可是很显然,爹妈不同意。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苏沐橙将脑袋靠在叶修的肩上,晃荡着两条细白修长的小腿,手上的牛奶温暖了手掌心。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在王大眼家的那个小区买栋房子,到时小唐退了刚好能和你作伴,还是你觉得我们搬回H市住比较好?”

明明是个除了荣耀就什么不关心的人,却为自己想了那么多,苏沐橙叹气。

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只要在他的身边,哪里不是家?

一个月后,微博数寥寥可数的叶修的微博发出这样一条消息:我和沐橙结婚了,酒席定在下个月,来的记得包好红包,你们谁家工资多少钱我都清楚。”附上一张结婚照,照片上前·联盟女神笑颜如花,旁边的新郎装的叶修……请参考评论清一色的“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