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击溃

起名废简直想哭好吗!!!!QAQ,谁来帮我想个名字!!!

这不是cp


这不是cp


这不是cp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另外,老韩生日快乐!


码头上大小的汉子正在挥汗如雨的重复着装货卸货的单调工作,而一个高大黝黑的男子背负着双手,一一清点着货仓里的搬上来的货物,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小徒弟与得力帮手正跟在他身后。

“韩老大,”一个赤裸着上身的汉子推开货仓的门,冲里头大喊:“楚小姐来了!”

韩文清的两条浓眉顿时紧紧地攒起来,随后又松开,对着身后吩咐:“英奇你去接待。”

“是。”宋英奇得了命令,微微颔首,跟着来报告的人出去了。

韩文清继续未完的工作。

“这样好吗?”白言飞目送着宋英奇出了门,扭头问道,“那毕竟是楚家家主唉,不亲自迎接会不会显得怠慢了。”

“我只负责把人送到北平去。”韩文清冷硬的回答。

白言飞无奈的耸耸肩,知道自家老大的脾气,乖乖闭嘴啥也不说。

为什么楚家家主楚云秀会在他们的货船上?这真是个好问题。

楚家的苏绣是贡品,每年都要进贡给宫里的,且不说有多少赚头,至少那个荣誉是实打实的啊,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苏绣只认苏州楚家,但是今年……楚家的贡品出了点问题。

Glory商团安排在北平的人一接到消息就紧急把货给拦截下来了,同时给楚家发了消息让他们尽快处理此事,毕竟这件事牵扯到贡品,一个不好就是欺君的罪名。不曾想,楚家直接派出了家主楚云秀,显然这事还另有隐情。

“开船吧。”确认过并没有问题后,韩文清下令,白言飞迅速出去传达老大的命令。

韩文清仔细将货仓的门锁上,吩咐守货仓的兄弟几句后,踏上了甲板。

一上甲板他便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立在船头,似是正悠然自得的看风景,风吹的他儒衫衣角猎猎作响。

这不是他船上的人,韩文清很断定,他船上都是一堆粗人,何曾穿过儒衫?

然而不等他上前,那个人就转了头,韩文清顿时一愣。

这张脸……有点熟悉啊。

“哟,老韩。”开口,分明是个女子的声音。

“楚云秀。”将声音从牙缝中挤出,他瞪着眼前穿着一身儒衫的女子,他忍不住扶额,“你穿这一身是要做什么。”

“你觉得你的船上是多了一个女人比较好还是多一个酸儒比较好?”四两拨千斤,偏偏堵得韩文清哑口无言。

“随便你。”韩文清也懒得再去计较,反正对他来说这女人不要添乱就真的谢天谢地了,他很不喜欢帮人善后,虽然他和楚云秀还没有正式的打过交道,但是他不认为这女人是个安分守己的主。

“老韩你等等。”楚云秀却在这时唤住他,“我有事跟你说。”

韩文清考虑了一下,勉为其难的说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然后率先走下甲板。

楚云秀深以为然,这甲板人来人往的确不适合谈论事情。

“说吧,什么事?”走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韩文清停了脚步,转过身催促着有点踌躇的楚云秀,“快说,我很忙。”

这混账到底知不知道他选的这位置就是大声吼都不会有人听见吗?楚云秀腹诽,但是还是走近——她相信韩文清的人品。“老韩,我希望你不要将我去北平的消息给透露出去。”

“事情很麻烦?”大家都是聪明人,仅此一句,韩文清就完全领会楚云秀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虽然这件事不关他的事,但还是秉着对合作人的关心问了一句。

“贡品没问题,有人做了手脚。”楚云秀将事情简单解释了一下,“现在对方应该还不知道事情成功得手,如果我这时离开苏州的消息传了出去,他们必然会将事情闹大,到时贡品的事情就极有可能露陷,那时,楚家,就完了。”

事情好像真的不简单呢,韩文清立即应允:“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让人泄露出去的。”

“多谢。”楚云秀点点头,她清楚,韩文清的性子,言出必行,他既然给出了承诺就一定不会让毁诺的事情发生。

韩文清摇摇头,楚云秀是他们商团的合作对象,他必然是要保证她的利益的。“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把贡品换回来,还好赶得及。”楚云秀扯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韩文清没说话,但是他把楚云秀眼底的挣扎看在了眼中。

“那么便上去吧。”楚云秀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这个说了半天话都没有人经过的阴暗角落,何况韩文清这体型还有气场,和他站一块太有压迫感了。

韩文清点点头,落后楚云秀几步上了甲板,看着那个走在自己眼前明明纤细的风吹就倒却依旧把背挺得笔直的身影,韩文清莫名的就懂了为何楚云秀身为一个女人却撑得起整个楚家。

明明可以说是生死存亡之际,她却依旧冷静。

她的傲骨,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子,但是……

“击溃那些捣乱的混蛋吧,不要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韩文清突然开口,在楚云秀转过来的愕然的目光中,扬起冷冽的笑,“击溃。”

还是会心软啊。

楚云秀垂眸,沉默半响,再抬睫时,亦露出了决绝的笑意:“啊,说的是呢,不击溃不行啊。”

即使残忍,但是不斩草除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反咬一口,她的身上,可是背负着整个楚家,她的一个决定,也许会葬送整个家族。

船很快到了北平,楚云秀被楚家安排在北平的人给接走了。

韩文清随即就被各种俗事缠的脱不开身,直到他从市井中听到百姓一直讨论苏州楚家的姻亲在贡品上陷害楚家被揭露以欺君罪论处的事后,他才想起这回事。

然后他想起楚云秀说起“击溃”时的那个笑……

他在心中感叹:真不愧是,叶修看中的合作人——下定了决心,就可以那么狠。

 



这年头不写cp没热度是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