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交浅言深(上)

  • 写这么长我一定是特么的有病,为了避免大家看得不耐烦我还是分两截发好了






楚云秀自认为不是一个乖巧的女人,小时候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比男娃还要调皮捣蛋。再然后,到了高中,学会了抽烟和频频逃学打荣耀,即使回家面对的是父母失望难过的面容和铺天盖地的责骂,她依然我行我素。

额……现在想起来,当年的自己还是挺混蛋的,所以当张新杰这么个严以律己得令人发指的准女婿出现时,二老才会表现的恨不得自己立马就去和他领证结婚?

咳咳……扯远了,后来她的荣耀才能被烟雨战队看中,她与父母进行了一场长谈后,兴许是觉得自己即使再在学校里待下去也不外乎她变得更加叛逆罢了,倒不如放手让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会更好。

令父母欣慰的是,她开始专注打荣耀后,抽烟的次数开始慢慢减少。

其实本来,她对烟这种东西也没多感冒,也没有成瘾,当年可能是本着叛逆的心理,父母越不让做的就偏要去尝试,然后恶性循环。而且虽然是坐着的,但是荣耀也是极其耗费脑力的竞技项目,在烟雨训练营呆着的那段日子整天除了挂记着怎样让技术能够更快提高外,还真没那个心思记得抽烟。

直到她的出道战,紧张的她坐在休息室听着队长的战术安排,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中回想。然后无意间碰到了放在口袋中的火机,愣了愣,从自己随身的小包中翻出好久没碰过的香烟,借着上厕所出去狠狠的吸了一根烟。

说也奇怪,抽了根烟后心情竟然奇迹般的镇静下来,难不成香烟中还参杂了能镇定人心的成分不成?她不懂,也没多想。

最后她养成了在赛前抽根烟的习惯,即使她后来已经习惯了比赛时的氛围。

没有人对她赛前抽烟说什么,队友没有,在一场比赛后成为闺蜜的苏沐橙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她身边有个烟瘾没救的叶秋的缘故,而父母对她一周只抽一根烟已经不能再满意了。

只有一个人。

“抽烟对身体不好。”

楚云秀听到这句话,脑子当场当机,她仰头愣愣的看着说这话的人。

她记得他,与她一样,在这个赛季出道,霸图的新人牧师,张新杰,他的辅助让她难受了整整一场团队赛,哪怕这是烟雨的主场。

此刻他低垂了眉目,直视着她,灯光在头顶打下,在他脸上打出晦暗不明的光影,嘴角微微抿起,没有多余的表情,眼镜后是的一双眼中的光芒仿若点点碎钻,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发亮,映照出自己看着他微张着嘴的蠢样。

她机械的从他身前走过,和下一位握手,等回到休息室时,楚云秀才一个激灵整个人清醒过来,顿时心里宛若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简直是……除了卧槽再难找出第二个词语能准确形容楚云秀当时的心情。

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傻了她楚云秀不要做人了!

倒在宿舍床上,楚云秀无声哀嚎半响,随后,换下烟雨的队服,出了门。

烟雨宿舍附近有家烧烤店,手艺很不错,至少楚云秀很喜欢,经常会来这吃宵夜。

只是今天却出现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楚云秀废了老大的劲才把那声冲到嘴边的“张新杰”给咽了回去。

此时张新杰也换下了霸图的队服,穿着白衬衫和烫的笔挺的休闲裤,显得格外修长。他站在昏黄的路灯下,被拉得老长的影子在楚云秀脚下,也许是因为诧异楚云秀的出现,张新杰眼睛稍微睁大了一些,显得有些茫然。

楚云秀先反应过来,她的脾气本就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刻见到张新杰,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傻样全被他看到的事了,走近了几步,楚云秀抬起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十分自来熟的问道:“你也来吃宵夜吗?”

张新杰此时收起了那点诧异,面色温和的点点头:“是的,听说这间店烧烤做得很好吃。”

楚云秀哈哈一笑:“碰上我算你幸运,这家店我经常来的。”

“那就一起?”张新杰提出建议,楚云秀这个东道主也毫不犹豫的应下。

这顿宵夜楚云秀吃得很开心,两个人相谈甚欢,虽然大部分时候是楚云秀在说,张新杰在听,但是他偶尔冒出来的一句话却总是逗得楚云秀恨不得拍桌大笑,而且会适时的给说得口干的楚云秀递上水,很是体贴。

最后楚云秀还意犹未尽的对张新杰说:“张新杰,下次你来s市,我带你去吃别的好吃的。”

张新杰眼底划过一道意义不明的光,但是面上还是风度翩翩的笑着:“好啊,那你来q市我也带你去吃东西,嗯?”

当年还懵懂无知纯真善良的楚云秀被张新杰那声刻意压低了嗓音的“嗯”迷得晕头转向,傻呆傻呆的跳进了张新杰挖的深坑中,一辈子都没爬出来过。

最后付账的时候,楚云秀豪爽的手一挥:“张新杰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出钱?”

随着楚云秀掏钱包还有一样东西被一起掏了出来,掉在地上,张新杰低头一看——是一个打火机。

楚云秀对上张新杰抬起的目光,心下一跳,下意识解释道:“我平时不抽的,只是比赛前抽一根,会让我不那么紧张。”

楚云秀说完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跟他解释个什么啊,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张新杰点点头,“嗯”了一声,手指一转,就把那个打火机收到了他的口袋中,想了想说道:“我认为,是你平时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在比赛前夕爆发出来,平常的时候还是注意一下,纾解压力。毕竟……抽烟总是不好的。”

楚云秀体内的叛逆因子在他开口的时候蠢蠢欲动起来,但是想到张新杰并没有恶意,而且是真心把她当朋友才这么说的后,她又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嗯,谢谢你提醒,下次我会注意。”

张新杰看着她,抿了抿唇,低声道:“抱歉,是我交浅言深了。”

他这么说,楚云秀倒不好真的说他不是了,她摇摇头:“张新杰你看我就是这么个人,父母从小就对我头疼极了,成绩不好,又老是跟他们唱反调,很多人都跟我说过抽烟不好,可我就是一意孤行,叛逆的要命。”

张新杰偏着头看她几秒,突然缓声说道:“我从小就是大人心目中的好孩子,听话懂事,成绩总在年级的前几名,可是这样的我,却与你一样选择了荣耀这条路。”

“云秀,在荣耀这片大陆上,我与你,是一样的。”

楚云秀愣愣的看着张新杰,突然大笑起来,她越过桌子,起身去拍张新杰的肩膀:“张新杰,我喜欢你说的这句话!”

张新杰看着她笑着笑着就将眼泪给笑出来了,默不作声的递给她一张纸巾。

楚云秀接过,泪眼朦胧的对着张新杰笑:“张新杰,我很开心能在此生遇上荣耀,至少它没让我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啃老族。”

张新杰点点头:“嗯,我知道。”

“所以,把眼泪擦擦?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嗯。”楚云秀点点头,红通通的眼睛让她看上去像只兔子,倒是显出几分乖巧。“张新杰,谢谢你。”

“没事,不过……压力还是别累积着的好。”

见他旧事重提,楚云秀苦笑,“张新杰你平时都用什么方法纾解压力?”

“我早上会快步走半小时。”

楚云秀想都没想就拒绝:“我才不要,太累了。”

张新杰从善如流的点头:“没关系,这种事情因人而异。”

当年的楚云秀并没有细想为何张新杰会对她的事那么关注,只是很高兴又多交了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