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交浅言深(下)

  • 原本只是想写云秀和张新杰的恋爱史,但是有种我在写云秀成长史的错觉

  • (上)戳我





回到宿舍,准备睡下时,老爸的电话打了过来,她耐着性子听完老爸那些词不达意的安慰的话才弄明白今天这一战是她第一次输,老爸不懂荣耀的规则,怕她受打击特意打电话过来安慰她,她有些哭笑不得却又有些感动。

“老爸,我好着呢,没事,胜负乃兵家常事嘛,下次赢回来就好啦,比赛才开始呢……哎呀,我真没事,别担心,对了,老妈在干什么?”

“她,在看八点档呢。”

“哦对,我倒是忘记了,春节那部电视剧我还没看大结局呢,结局怎样啊?”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你妈喜欢的那个小白脸又演了部新的,叫啥来着……”

“爸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吧。”

和老爹插科打诨了一会,楚云秀犹豫了一会还是打开了电脑,找到了那部她没看完的那部电视剧。

“还没睡?”看到中途,一个QQ弹窗跳了出来,对方叫做“石不转”。

楚云秀回了过去:“看电视剧呢。”

“解压方式?”

楚云秀看着这四个字,愣了愣,那看电视剧当解压方式?她还真没想过,不过,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她老老实实的敲字:“试试吧。”

“嗯,早点睡。”然后石不转的头像就暗了下去,快得楚云秀那个“好”字都没来得及发过去。

楚云秀就这么靠着看电视剧解压,不再依赖着赛前的那根烟,谁都不知道楚云秀这看电视剧的爱好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只有张新杰心里跟明镜一样。

后来两人一起出去吃东西次数多了,楚云秀就发现了张新杰其实具备着吃货的属性,他还很心安理得的把她也一并划到了同一类人中。每次去别的地方比赛,张新杰总会将当地小吃,详细的告诉她,有时候还会附上自己的意见,如果是到他的老家x市那更是恨不得把门牌号都告诉她。

她也乐得接受。

后知后觉的楚云秀回想起当年简直愤愤不平,张新杰的分寸把握得太好了,所有人,包括当事人她都没发觉他别有所求,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在这方面神经太粗了,想想他居然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就挖了那么深个坑给她跳,心真是太脏了!

对此,张新杰的回答是:“当初我只是很欣赏你。”

谁信!他欣赏的人可多了去!

最先察觉不对的,是她的老娘。

“云秀,我听你说这个张新杰好多次了,你不会喜欢人家吧。”

那时楚云秀已是烟雨队长,而张新杰则是霸图的副队长,四大战术大师之一。

楚云秀极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老娘你别瞎说,我和老张就是朋友。”

“不是,云秀你看你都二十好几了还没交个男朋友,还嫁的出去不?”

“老妈当年你怕我早恋天天扯着我耳朵骂,现在又担心我嫁不出去,你想干啥给个准话呗。”

“臭丫头我还不是为你好,你看你们联盟那个周泽楷就不错。”

“小周?还是免了,我怕被疯狂的粉丝用唾沫星子淹死。”

后来她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张新杰听。

张新杰听着她在电话这头乐不可支,突然道:“云秀,我对朋友不是这样的。”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抓着手机说不出话,只听他叹了口气:“云秀,我不会关心朋友关心到连她偶尔抽支烟的坏习惯都要她改掉;我不会带朋友去每个小吃店挨个去吃;我不会每晚对朋友说晚安。”

“云秀,我喜欢你,本来我想等你自己发现的……但是,我想我还是说出来会比较好。”

好半响,楚云秀都没有声音,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张新杰有些担心又有些懊恼,唤了好几声后,听见,楚云秀结结巴巴的声音传来:“新杰,那个……我,我,我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我,我不知道。”

“没关系,”张新杰放软了嗓音,哄到,“你多想几天,然后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

楚云秀和张新杰交往后才发现,每当张新杰声音放低时一定是想诱拐她做什么事,更可恨的是她还每次都傻乎乎的答应,这次也不例外。

然后接下来几天楚云秀都跟丢了魂似的,好在是夏休,不过也把她爹妈吓得以为她灵魂出窍了。

“闺女,思春了吧你。”楚妈一巴掌抽到楚云秀背上,把楚云秀魂给抽回来了。

楚云秀惨嚎一声,往沙发上一倒:“妈,疼!”

“不疼你回得了魂?”楚妈很是不屑,“这几天你咋回事?真思春?”

楚云秀一噎,就没来得及说话,可是楚云秀毕竟还是从她妈肚里钻出来的,她这一停顿,楚妈就惊讶的瞪大了眼:“不是吧,真的。对象是谁?那个张新杰?”

提到了张新杰,楚云秀就更不敢说话了,楚妈这下来了劲,点着她脑门:“你在扭捏个什么劲,看上人家就去追啊,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唧唧歪歪的女儿,我跟你说,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说好江南女子的温柔婉约呢!楚云秀简直想摔桌。

楚云秀捂着脑门:“不是,妈,他……哎呀,我会处理的。”

楚妈狐疑的打量了楚云秀几眼,恍悟:“他跟你告白了?”

楚云秀又没话说了,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那就答应啊。”

“可是……”

“可是什么鬼,拿出当年你和我还有你爹顶嘴的勇气来好不好!”

“万一分手了,大家都是一个圈的,见面多尴尬。”

“我先替他们家掐死你这个还没嫁就想分的丫头,当积德了。”

“老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楚妈闹了她一会,见她神色不再抑郁后,转身丢下一句话:“这种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要我说,我还真没见过哪个男孩对你那么上心,也没见你提起哪个男孩那么多次。”

她被老妈说得心动,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和他试试?认识这么多年,她知道他若非对自己心意有百分百把握是断断不可能对她说出那句话的,而且,自己是真的对他就只是朋友之情?

张新杰知道这件事后,一脸严肃的跟她说:“就冲这事,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你妈的。”

不过那也是后话了,当时,楚云秀下定决心后,她就买了去x市的机票,然后在上机前打了个电话给张新杰,然后不等他开口就挂断电话关机。

下了飞机,她一眼就看到那个站在阳光下戴着墨镜穿着白衬衫的男子,他冲她遥遥一笑,然后走上前来接过了她的行李,在她耳边轻声的问道:“这是答应了吗?”

她笑睨他一眼,骂道:“明知故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