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叶底花离》初宣/钟叶离】

感觉自己写的超级渣......好羞耻QAQ

换花沽酒:


刊名:叶底花离

相关:全职高手钟叶离中心同人志

字数:8w↑↓

页数:160P↑↓

特典:猜猜看~

 

Staff:

主催:换花沽酒

 

文阵:

风铃 @风雪夜归人(对不起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我找不到你……)

穆寒 @穆寒 

青莲素书 @青莲漪_大号被封 

换花沽酒 我

北风以外  @北风以外 

墨与七海  @墨与七海 

安家十字  @安家十字 

夭叶舒华  @夭叶舒华 

万俟溱蓦 @万俟溱蓦丶弱水三千 

 

画手:

白蘑菇  @白蘑菇咕哒 

濑也  @濑也 

枫草   @楓草鈴瓔 

边城有泽  @边城有泽 

十三 

午酒  @午酒 

 

校对:

七饼  @七饼饼 

灯火  @灯火阑珊 

 

排版:

离歌

 

Guest:

G文:薄荷维 @蓝桥路远  阿虚  @天气正好 喵嗷 @喵嗷  

G图:蒜蓉无冬 @地主挖个坑 

 

试阅:

《Golden Star》楼钟BY墨与七海

骄奢淫逸是富家子弟中的流行病,传染性堪比SARS,致死性堪比MERS。

中二时期的钟叶离曾对类似的说法出离愤怒。

你们到底了解富家子弟些什么?反正你们也不需要学钢琴学高尔夫学击剑,也不用明明瞌睡的要死要活还要笑得一脸褶子,参加根本没有认识的人的聚会,吃着根本填不饱肚子的蛋糕。

当然,她难得的鲜明情绪维持了连一年都没有,之后便乖乖的走上了已经铺好的人生轨道。钟叶离这样的人放在故事里,大概就是那种典型的当不了主角的大小姐角色。

没有过什么明显的叛逆期,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所以她什么都不想要。一切都来的轻而易举,反而让她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当然,很久以后,她听说了有一个姑娘和她有着差不多的症状,那个姑娘叫唐柔,家里的产业规模比钟家还要大许多倍,所以生活比她还要无聊许多倍。然而那时,她们都已经彻底告别了从前的生活,走上了同一片竞技场,不得不说是种缘分。

但是最初让她真正产生过向往的,并不是荣耀。

她所有的盼望,全都来自曾看过的一本玛丽苏小说。

虚构的家世,过分夸张的描写,烂俗狗血的后宫情节,并不是这本小说到底有哪里吸引她,只是因为,那一刻好像突然羡慕起来。看起来那么相似的每一日每一日重复的生活,而故事中人却过得比她有味道的多。

到底有什么地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呢?

因为故事里的人,她是站在聚光灯下的啊,她的日复一日,因为有了人陪伴,有了人欣赏,才因此有了意义。

目光的焦点,世界的中心。

就像金色的星星。她由此产生莫名的愿望,确定一生的理想,想要处于所有人的包围之中,想站在最显眼的位置,想要在聚光灯下俯视所有人,想要成为最耀眼的那颗金色的星星。

 

《北京叶清暖风微》袁钟BY安家十字

终于一切喧嚣归于沉寂,长久的沉默之后她偏过头。

“袁柏清,我想我有点喜欢你,你呢?”钟叶离的感觉从来是不藏着掖着的,一句话在这几分钟从心头打上舌尖旋了无数遍,声音微小却直冲他耳际。告白这魔法总有神秘魅力。

霎时间袁柏清以为他听错了,有些迷茫,细细梳理那句话的排列组合内容表意,震惊潮水般翻卷来去,回过味来有些欢愉。依稀记得当初开玩笑指着场上的妹子和队友打趣说这辈子的圆满除了拿冠军还有就是能找个钟叶离似的女朋友,玩游戏还有共同话题。那时他还和刘小别表示能养土豪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砸死也心甘情愿——如今这土豪馅饼真的砸到他了。一直以来的记忆中她的影子零碎拼凑,化成身边的人。

现实在不经意间许诺了你那几近遗忘的愿望。

钟叶离还在望着袁柏清,等待这种事很奇妙,希望他下一刻就能给出答案,又偏要猜猜他会给出什么答案。钟叶离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太容易坚持,也太容易放弃。一个答案足以她决定很多事,她要问出结果,走出下一步。

“钟叶离,你是要试试吗?”袁柏清侧头看着钟叶离,他不熟悉她,却也不是完全不熟悉。所以此时钟叶离的行为让他觉得这实在是个有趣的妹子。

你要试试吗?不是的,我很认真。

“不用试,你愿意,我就认定了。”这句话很郑重,彼此心里都很明白。

袁柏清一抬头就看见钟叶离眸中的自己,突然的站起来走到钟叶离的面前伸出手,七分认真三分幽默满是心意,对视之中答案浮上心头。

“那么……叶离,我有这个荣幸和你共进晚餐吗?”

那是他们第一次牵手。

“乐意之极。”

岁月给了我们无数的意想不到,你是其中的一个,无可代替。

 

《人生何处不相逢》柔钟BY风铃

唐柔安静地坐在她对面,小酒吧里人不多,灯光有些暗,将她的脸庞隐在阴影下。她向外望去,彼时已是夜晚,酒吧内寥寥暗黄灯光映出远近万家灯火。乐池里的乐队主唱正演绎着一首情绪激烈的英文老歌,贝斯和吉他不知疲倦般地为之伴奏。他们弹奏的、歌颂的是他们的梦和青春,表达的是仿佛无穷无尽的激情和殷切无比的希望。

钟叶离跟着他们轻轻哼着,敲惯了键盘摸惯了鼠标的手指此刻叩在桌上打着节奏,一曲终了,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以前上学的时候,老楼、我,还有和几个同学也搞过一个乐队,他是吉他,我是键盘。你猜乐队叫什么名字?”

唐柔想了想:“义斩?”

“不是,”钟叶离摇头,“叫义斩天下。是不是特别中二,”她笑了笑,神情怀念,却没有悲伤的成分,“那个乐队不到一年就解散了,大家各奔东西,有的同学再也没有联系上。”

唐柔若有所思地说:“只要在一起的时间觉得开心,也就够了。”

“是呀,”钟叶离笑盈盈望向乐池,乐队主唱开始演唱下一首摇滚歌,所有乐队成员依旧如此虔诚而投入,她仿佛看到几年前的自己,满怀热忱地期盼着、带着些许叛逆横冲直撞着,不服气地大声对着哥哥说:“我就是喜欢!我凭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能养活自己,我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

她也忘不了哥哥当时复杂的目光:“所以小叶离,你还是个任性的孩子啊。”

最后让步的还是哥哥,她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哥哥叹了口气,像小时候一样揉乱她的头发,语气无比严肃地对她说:“你哥我这辈子是没机会再任性了。你要任性可以,但一定要记得今天你所有说过的话,不要忘了自己的初衷是什么。要不然,你的任性简直毫无意义嘛。”

钟叶离将视线移回到唐柔身上,高高举起手中茶杯,是对唐柔说,也是对自己说:“是呀。就像……无论将来怎么样,我都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玩荣耀的初衷。”

——喜欢,只是因为喜欢。我喜欢电子竞技,我喜欢荣耀。

 

 

《旧相片》义斩中心向BY夭叶舒华

“小离不要这副表情啦。”邹云海抬手拍拍钟叶离肩膀,结果又“嘶”的一声收回手——他用被打的那只手拍的,把手背到了身后,再次安慰起钟叶离:“我们被打不是因为做了坏事,而是因为……做坏事还做得光明正大的。”

啥?钟叶离傻眼,这和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好像似乎有一点不太一样啊。

在他们这种人家中,男孩和女孩的教育方式是不一样的,虽然有听说,但是真的见识到还是被吓了一跳呢。

“我几乎是被我爹点着脑门骂:这么多年感情我是白教了你,要做什么不会偷偷摸摸的来非要弄得全世界都知道是吧?一时意气之争有意思吗?给我闭门思过去!”楼冠宁抱怨,学他爹口气学的绘声绘色。

钟叶离被逗得笑得停不下来。

见钟叶离终于笑了,四个人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后来钟少知道了这件事,从美国寄了一份报纸回来,头条翻译成中文大概意思是:钟家以大开大合之势不可思议的起死回生,甚至更上一层楼。

钟少还附了一张小纸条:这是给你打脸用的,别客气。

打脸的?似乎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于是第二天,钟叶离趾高气昂的走进教室,把那份报纸狠狠的拍到了那个女孩桌上,鹦鹉学舌般地重复钟少在纸条里写的教她的话:“你算个什么东西,钟家也是你妄能批判的?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到底能不能在你面前摆大小姐架子!”

把教室里的路人ABC全吓呆住后,钟叶离傲娇地轻哼一声走到了自己位置坐下。

文客北首先反应过来,点头哈腰,狗腿地递出一包纸巾:“女王大人擦擦手。”

五个孩子笑做了一团。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终宣。

我会从参加了2016钟叶离生日贺的小伙伴们中随机挑选2名,赠送本子全套。参加者须打tag"2016钟叶离生日贺",截至日期为2016.3.5 24.00,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1. 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
    这本合志让我见识到了主催催稿的99种手段和文手拖稿的100种姿势😂😂😂
  2. 夭叶舒华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自己写的超级渣......好羞耻QAQ
  3. 安家十字换花沽酒 转载了此文字
    救命!看自己的这篇超耻!其实千叶叶离的更萌!就是来打打广告! 主催辛苦了!!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