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承诺

给我弟弟的生贺......那小子id是啥来着?!!!

懒得打tag,反正是生贺,寿星【过期的】看见就行,其他人就随缘吧




15岁之前,苏沐橙生命中有对于她来说永远无法替代的两个少年,用他们那还不算成熟与宽厚的肩膀为她撑起了一片天,护着她平平安安地长大,纵容着她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

后来,她的兄长因为一场意外离开了她,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的少年,带着深深的遗憾与对她的眷念,永远的合上了他的双眼。

苏沐橙的天空,在那个瞬间,崩塌了一半,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怎么也无法相信那已失去脉搏心跳的少年是她相依为命的兄长。

那是她在这个世上仅剩的血亲啊,他应该活跃在那广袤的荣耀大地上,眼中带着永远不灭的斗志,即使失败也不过自嘲一笑,然后再度打起精神进行新的研究。

这个躺在冷冰冰的驱壳不是她的兄长,不是!

“……橙,沐橙!”有人强硬地把几近崩溃的她拽了起来,抱在怀里,抚着她鸦羽般的发,低声安慰,“不要怕……别怕,我在这里,别怕……”他喃喃着,最后都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单纯的条件反射只会说出这么几个字。

她差不多是晕厥过去了,被叶修半搂半抱着带到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轻拍着她的背让她缓过气。

叶修的怀抱太过熟悉与温暖,让原本还在挣扎着的她慢慢的平静下来,拽着叶修衣襟默然流泪。

她宁愿自己没有清醒,因为没有清醒,就永远不用知道,她现在是真真正正的一个人了,孤苦无依,好似那无根的浮萍或是那被风吹散的蒲公英。

娇小瘦弱的女孩蜷缩在少年的怀抱中,睁着茫茫然的双眼瞪着惨白惨白的天花板,失魂落魄的模样看得叶修一阵揪心。

他没办法减轻她的痛苦,但是至少能陪着她。

所以他沉默的抱着苏沐橙,无声地提供着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沐橙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低头看她那比桃子还肿的眼睛,眼神虽然已经不再茫然但是眸中还是带着浓厚得化不开的哀伤。

看着她那苍白的像个易碎的陶瓷娃娃的脸色,叶修即使再怎么不放心也只得依言将她放下。

成长总是伴随着代价,可是这份代价对于苏沐橙来说来得太早,也太过残忍。

这时,一直忙前忙后的陶轩靠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道:“沐橙,医院说要把沐秋带去火化了。”

如蝶翼般的长睫一颤,苏沐橙轻声道:“让我再看他最后一眼吧。”

陶轩叹气,心中的惋惜也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苏沐秋,然后他转头拉了一把腿麻得站不起来的叶修一把,担忧地问:“沐橙没事吧?”

叶修借力站了起来,“她比你想象的坚强。”叶修很清楚这两兄妹身上有着多强的韧性,“今天真的是多谢你了。”如果没有陶轩的帮忙,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朋友一场,说谢矫情了。”陶轩摇头,“我倒是比较担心沐橙。”

叶修淡淡的,却不容辩驳地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陶轩拍拍他的肩,又去办手续了。

又过了一会,苏沐橙从停尸间出来了,神情平静了许多,不再是一脸的生无可恋,但是脸色还是憔悴得毫无血色。

叶修忍不住为她感到愤怒,上天已对她足够不公,为何还要如此残忍。

他上前一步,将苏沐橙虚虚地揽在怀中,“沐橙,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不会离开?”因大哭而沙哑的嗓音几乎难以完整的说完一句话。

但是叶修听懂了,然后毫不迟疑地回答:“是,不会离开。”

当时还年少的两个人还想不到这句话,承诺的,是两个人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