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叶橙熟了】你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屠屏第三弹





到达桂林的时候恰逢秋雨降温,湿漉漉的寒意从空气中渗透进骨子里,连带着原定的坐船浏览两江四湖的计划也被搁置,叶修难得强硬的要求更改原定的行程,理由是这个天气不适合游湖。

好在苏沐橙早有计划,既然不能游湖那就去泡温泉吧!这个天气泡温泉再适合不过了,何况泡泡温泉对身体很有好处,特别是对叶修这种,因为熬夜抽烟底子已经被败坏的差不多的家伙来说有很好的功用。

于是两人搭上大巴往桂林最有名的,有着“华南第一泉”的龙胜县而去,然后在龙胜县转搭龙胜温泉班车。

 “在龙胜住一晚,明天去兴安看灵渠好不好?”苏沐橙坐在车上,划拉着手机兴致勃勃地计划着。

叶修头痛了:“这么赶做什么?这里能玩的应该也很多吧,多住几天吧。”这种四处奔波的生活方式一点都不适合他,他的人生目标明明只有窝在一个地方打游戏而已啊。

苏沐橙露出狡黠的微笑:“你说的哦,多玩几天。”

叶修这才意识到苏沐橙画了个圈让他跳,重点是他还傻乎乎地跳了进去,估计是沐橙看出了他最近有点走神知道他怀念荣耀了。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都这么多天没打过荣耀了,不差这几天。

叶修靠在椅背上,合上双眼,想小寐一会却突然被苏沐橙拉了起来:“叶修,看,酒店到了!”

真快,叶修感叹,提着行李跟在苏沐橙后面下了车,入住酒店后,熟悉了一下所住的地方便拿了泳衣准备去泡温泉。

苏沐橙对泡哪个池子显然早有想法,直直地拉了叶修往一个池子走去。

“有点药味?”叶修掩了口鼻皱眉道,隐约明白了苏沐橙拉他来这个池子的理由了。

苏沐橙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不禁让他有些无言:“老妈出的主意?

“总归是为你好,泡一泡没坏处,我不也要下去泡么。”苏沐橙垂了眉眼,“上次你体检报告的确不太好,妈有点担心。”

看她露出认错的神色,叶修没好气地揉乱了她的发,走下池子:“我又没说不下去,干嘛露出这幅表情?”

大概是讳疾忌医的心理因素,就算是叶修也不太好意思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虚”,不过在他媳妇面前,讳疾忌医是啥?他不知道,毕竟他俩是世界上和对方最亲密的人,他有什么事不能给她知道。

下水后懒洋洋地靠在温泉壁上,叶修只觉得全身的毛孔似乎都舒张开来,不断有东西排出体外又有东西被吸收进体内,不断的循环……好吧叶修承认这是他的胡思乱想,并没有多少感觉,只觉得被温暖的水汽蒸的昏昏欲睡。

事实上……他的确睡过去了,苏沐橙去别的池子玩了一圈回来后连喊他几声没应把她给吓着了,连拖带拽把他从池子里拽出来,好一会叶修才悠悠地睁开眼,有些不明所以。

“我怎么了?”他坐起身,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我什么时候上来的?”

苏沐橙眼红红地坐在他身边,小声地解释:“你晕过去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事实就听旁边池子里的一大爷摇头感叹:“诶,现在的年轻人啊,身体太差了啊。”

叶修神色一囧,尝试辩解:“我只是睡过去了,没晕,没晕!”

可惜大爷和沐橙两人脸上都满满地写着“不相信”,害的叶修也不得不反省他身子是不是真的太差了。

为了逃离这个令人尴尬的处境,叶修拉着苏沐橙飞快离开,回了酒店。

刚进了房间,苏沐橙毫不犹豫扑进了叶修怀里,抽泣。

被苏沐橙撞退几步,直到身子抵住墙壁才停下来的叶修无奈地抚着苏沐橙头顶:“别这样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呢。”他会从那个地方离开一个是因为那里令他尴尬不已,另一个就是……他的姑娘要哭出来了啊,那么漂亮的姑娘大庭广众下哭出来的话就太难看了,她以后回忆起来肯定会不开心的。

苏沐橙在他怀中低语:“我想到了哥哥。”

她唯一的血亲啊,也是那样静静地躺着然后无声地离开了她,于是当她唤了几声叶修都没有回应她的时候,她慌乱了,幸好叶修醒得早,否则她一定会失态。

果然吗?叶修叹气,他的什么事都瞒不过苏沐橙,而同样的,苏沐橙的什么事也都瞒不过他,他一睁眼看见苏沐橙那张泫然欲泣的脸,就什么都猜到了。

“傻话,我这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么?”他回抱苏沐橙,眉眼温柔,“我不会扔下你的。我们是最佳搭档啊。”

《圣经》里说,女人是男人的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女人本就是男人身体的一部分,他想,全联盟最懂这句话意思的人大概是他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苏沐橙和他就是不可分割的,他不知道若他也离开,他的沐橙会变成什么样,他不敢去想,只怕一想便要牵动他的骨他的肉。

此生惟愿你走在我之前,这样你就不用承受那被取走骨中骨肉中肉之苦。

苏沐橙不语,只是更加用力地抱住叶修。

“诶诶诶,别怕呀,我们明天再去泡好不好?回去后我每天锻炼好不好?反正不会再像今天这样丢脸了。”

苏沐橙被叶修这番“割地赔款”逗得破涕为笑,扯了他袖子擦擦脸,抬起头:“那就说定了哦,回去后我会好好督促你的。”

叶修后知后觉地眨眨眼,刚刚他好像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承诺,他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好了,现在反正不可能再泡温泉了,我们去别的地方走走吧,难得来一趟不是吗?”最后叶修选择认命,毕竟他永远拒绝不了苏沐橙。

“好呀,我去擦擦脸。”苏沐橙抿嘴一笑,欣然接受这个提议。

为了给游客观光修建了很多林间小道,苏沐橙挽了叶修的手臂漫步在之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觉得肺里面的汽车尾气似乎都随着呼吸而排出体外,当然,还有二手烟也是。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异常单调而有规律,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去观光另外的景点,比如龙胜的梯田和森林公园,晚上回到旅店泡泡温泉便可以准备入睡,三天下来连骨子都疏松不少,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慵懒。

然后,两人启程去了桂林另外一个县——灵渠。

古话说:北有长城,南有灵渠。灵渠叶修之前没听说过,但是长城……这个没听过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但是叶修想到长城只想到了一个字——长,要说感想也只有一个字——累,所以他基本不对灵渠抱有任何期待。

“对,先去逛街,再去看灵渠。”

听到“逛街”两个字叶修的脸就皱起来了,逛街是女人的天性,以前还在兴欣的时候过年被沐橙和老板娘小唐拉出去逛街的悲惨往事还历历在目,更别提沐橙每到一个地方逛街更是必不可少的,旅游这么多天他感觉他的腿都要废掉了。

然而这次逛街与叶修印象中的逛街并不一样,他们选择了临水边的一间小客栈,推开窗户便可以看见一座小石桥和在石桥上玩耍的孩子。

“这里是景点吧?”叶修有些不确定地问着,“怎么感觉跟生活区一样?”

“不算景区吧,应该算商业街?不过说是生活区好像也没问题。”苏沐橙把木质的窗户支起来,让阳光透进来,照亮这古色古香的房间,“随便了,先下去逛吧。”

本就是睡到自然醒才从龙胜出发,到这已经是正午,两人先下楼到旁边的小饭店吃午饭。

午饭是油茶鱼火锅,焖得松脆的鱼皮,香嫩的鱼肉,以及用灵渠水磨出来的豆腐,还有时令蔬菜,配上略带苦味的油茶锅底,令人胃口大开。

吃好后,两人穿过水街,到了另一头的灵渠入口,水街的建筑都是仿秦时的风格,带着一股厚重的古韵,所贩卖的东西也与一般商业街差不多,苏沐橙别有兴致地买了一把油纸伞,穿着长及脚踝的刺绣长裙,站在树底下仿若画中的美人。

画中景,景中画,大概说的就是如此,真想一辈子珍藏,叶修心想。

两个人沿着灵渠慢慢地走,其实对于这些水利上的东西两个外行是看不懂的,最大的感受大概也就是灵渠很漂亮吧,一路看着景便不知不觉从后门出了灵渠。

不过倒也走得够呛,两人便在一座桥上的石凳上坐下,然后苏沐橙扶着栏杆向桥底望去,“叶修,我们坐船回客栈吧?”苏沐橙指着拴在码头上的小舟,回头,笑靥如花。

水街本就是灵渠的一部分,他们客栈又在水道边上,坐船回去,再方便不过。

他颔首,登上一艘小舟,和小舟主人谈妥了价钱后便扶着沐橙登上了船,他在小舟船舱里坐下,苏沐橙坐到了船头,叶修头疼:“沐橙,小心摔下水。”

“不会。”苏沐橙应了一声,把伞收了递给叶修让他拿着,很开心地脱下鞋子放到了身边,把脚伸进了水中。

已是秋天,更何况最近还降过温,水很沁凉,苏沐橙打了个寒颤然后很快适应。

船家呼和一声,用撑杆轻点岸边的台阶,船就缓缓地开动,顺水而去。

小舟行过之处留下一道长长的水痕,水中青荇飘动,拂过她的小腿,她撑着伞将另一只手也探进水里。掬起一捧水又松开五指,看着那捧水从指缝中溜走,乐此不疲地重复这样的游戏。

原先走过的桥划过头顶,已经看过一遍的风景从不同的角度看出了不同的韵味,原先看到的是这里透着历史的遗迹,而现在看到的却是本地居民自由地生活在这片遗迹中,与遗迹相处的很好,孩子们在岸边或者小桥上尖叫着跑过,老人们坐在桥头摆着棋盘对弈,每户人家屋檐底下都挂着一串串焦黄色的玉米,不知道有什么用。

就连叶修这个没多少墨水的都低声感叹了一句:“小桥流水人家啊。”

可不就是小桥,流水,人家么,千年前的古语竟活生生的展现在了眼前。

“别玩啦,小心凉。”拉回苏沐橙一直放在的手,叶修说:“快到客栈了,该起来了。”

苏沐橙抬头,发现客栈的确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好快啊,明明逛了挺久的。”她小心地拎起裙子握住叶修递过来的手站起身,等待着船靠岸。

“这条水道也只有一公里长而已。”胡子已经花白的船家笑呵呵地操着带着极重方言的普通话道,“两位看上去感情很好呢。”

叶修和苏沐橙对视了一眼,笑了笑,不语,但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亲昵却围绕着两人,任谁都几乎能一眼便能看出这对小夫妻感情很好,好得让人羡慕。

逛了一圈水街后今天的行程似乎就结束了,似乎到了桂林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么简单轻松悠闲的步调,那些熬夜打boss,荣耀场上的惊心动魄好像都成了上辈子的事。

或许这与桂林这座城市本身的气质有关系,从经济上来说就是一个三四线的小城市,物价不高,生活轻松,这里的人没有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压力,只要按照自己的理想的生活方式来生活就好。

吃过了简单的晚饭,叶修和苏沐橙沿着水道慢慢地散着步,走累了便在水道旁边设置的长木廊下的长凳上坐下,抬头看着星空。

“我喜欢这里,”苏沐橙说,“连星子都看得好清楚,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哦,喜欢就下次再来吧,多住几天。”叶修轻松地说道,“或者下次去别的地方玩?”

苏沐橙莞尔:“不可能了啦,这次是联盟给放的婚假,以后哪来那么长的假期?”

“我说有就会有的。”叶修笑笑,显得胸有成足。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会用什么样的法子去跟竞技局把假期磨出来,但是绝对会是很不要脸的磨法,这么一想苏沐橙居然有了点期待。

“那我就等着啦。”苏沐橙笑,“我们回去吧。”

一夜的时间不长,很快就过去了,两人搭了车回到了桂林。

合计了一会决定夜游两江四湖,虽然价钱翻了一番但是夜景似乎来得更漂亮。

白天的时间干嘛呢……在叶修眼巴巴的目光攻势下,苏沐橙铁石心肠置之不理,拖着他去看了桂林最具有代表性的象鼻山,振振有词地讲道理: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去?

他原本还想申请这空着的半天去打会荣耀呢……叶修含泪挥别楼底的网咖。

夜景的最大看点莫过于灯光,五颜六色的灯光让原本黑压压的夜色都活泼起来,让人心生期待。

苏沐橙靠坐在窗边,优哉游哉的嗑着瓜子欣赏一路的风景。

印象最深的大抵就是日月双塔,日塔又叫铜塔,月塔又叫琉璃塔,为了营造出符合名字的印象,日塔的灯光用了橘黄色的,塔身反射着灯光,看上去金光闪闪的,而一边的琉璃塔用了白色中带着蓝的灯光,就像银色的月华,不负日月双塔之名。

背后有深蓝色的镭射灯划破天空,不断的向四周扫射,成了最完美的背景布。

“真漂亮。”苏沐橙说,灯光印在她的瞳孔中,让她的眸子闪闪发亮。

叶修附和着:“是啊,真漂亮。”

但是他看的不是景,是面前那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人。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苏沐橙回眸,对上他的眼,笑弯了眉:“要看风景哦,不要看我。”

“为什么?”叶修支了下巴,露出痞气的微笑,挑眉,“我媳妇好看啊。”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苏沐橙扭头继续看风景,然后倒抽一口凉气:“那是什么?”

他扭头,看见一座晶莹剔透的玻璃桥,在不停闪烁着变化着颜色的灯光中显得格外炫目,红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秒颜色都在变化,船上的人一时间都顾不上说话,纷纷掏了相机手机拍照,快门声接连响起,连苏沐橙也不例外。

直到游船缓慢地从玻璃桥边驶过苏沐橙才心满意足坐回位置上:“好像童话里的感觉啊,真想亲自登上去。“

“别傻了,”叶修吐槽,“你以为那玻璃桥支撑的住你的重量吗?”

苏沐橙黑线:“你这是在说我胖?”

叶修矢口否认:“绝对没有,你想多了。”

面对苏沐橙不信的眼神,叶修大概真真切切的领会到了什么叫祸从口出,苏沐橙整整一晚上没搭理他。

体重这种事永远是姑娘一辈子的痛,结果他一脚踩中地雷。

都是打荣耀时嘴炮习惯惹的祸!习惯了揪着某个点开嘲结果忘了……天大地大,媳妇最大,任何话都要顺着媳妇说绝对不能逆着。

“看你这小媳妇样。”下了船,苏沐橙看着叶修一脸哀怨,破功笑出来,戳戳他的脸,“怎么,还想发微博去控诉我又冷落了你?”

叶修叹着气把媳妇抱紧:“对啊,你再不理我我就只能寻求广大粉丝的帮忙啦。”

“下次还敢不敢说我重?”

“不敢了不敢了,下次再提媳妇的体重我自掌嘴好不好?”

“说到做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