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茨草】你的身后

给我家亲爱哒 @韩雪临Shmily 的生贺~亲爱的18岁生日快乐




今天的庭院很是热闹。

躺在廊下午睡的茨木童子慵懒地翻了个身,抬起了一边的眼皮,甚是不悦地咂了下嘴:“啧,真吵。”

然后他撑坐起身,衣襟半开,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膛,白发微乱,平添一股凌乱颓废之感,说不尽的风流恣意。

“喂,”他唤住一只从廊前急急忙忙飘过的灯笼妖,“前面发生了什么?”

突然被君临妖界顶点的大妖怪唤住,灯笼妖胆都快被吓破,哆哆嗦嗦地回答:“是晴明大人新带回来一只式神,据说是要好好培养让她将来和茨木大人一起作战的呢。”

呵,要和他一起战斗?那他还真不得不去看看是什么样的妖怪能让那个安倍晴明如此的重视。

当他出现在庭院时,原本还吵吵闹闹的小妖怪们刹那间安静了下来,然后用警惕与戒备看着茨木。

倒也不怪他们,毕竟虽然茨木跟那位鬼王大人一样都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强大妖怪,但是鬼王,也就是酒吞童子,只要有红叶在的场合那绝对是乖的像只猫一样,克制收敛着自己一身脾气与狂气。

这位茨木大人,可是没什么顾忌的啊。

对于这样的欢迎模式,茨木根本不在乎,他已经很习惯了,习惯别人对他畏惧或是忌惮的目光。

茨木目不斜视,直直地朝那唯一没见过的生面孔走过去——虽然他不爱与人打交道,但是记忆力倒是出齐的不错,晴明拥有的式神他基本都有印象,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多少也算有个脸熟。

他走到那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小妖怪面前,不顾她微弱的惊呼声,抓住她的后领将她提了起来,上下打量。

小丫头身高不及他下巴,腰也好,手腕也好,脖子也好,似乎都只有他相同部位的一半粗细。

如此娇小,如此纤细,让他怀疑,这么娇弱的一个小妖怪能扛得住他一招么。

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发现这名小妖怪正睁着一双明亮而坦然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瞧。

这么弱小的一只小妖怪胆子倒是出乎意料的大啊,茨木有些意外地挑眉。

“真好看。”小妖怪突然喃喃出声。

什么鬼。

“茨木大人长得,真好看呢。”

不按套路走的展开让茨木童子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对上小妖怪直勾勾的,不加丝毫掩饰的目光,这位从来都目中无人的大妖怪破天荒地的,脸红了。

可惜这红还没上脸,就一声厉喝被打断:“茨木大人,您在做什么?”

一道身影扑向他,似是要抢夺他手上的人,茨木童子下意识就抬手避过。

抬眸,是和晴明一起出门的姑获鸟。

“茨木大人,萤草还是个孩子,请您不要多加为难她。”

原来是叫萤草么?就连名字,都透着弱不禁风的味道。

要让这样娇弱的小东西跟他一起上战场?别开玩笑了,晴明脑子是进水了吗。

随手一扔,准确无误地扔进了姑获鸟的怀里,他抬眸看向刚进门的晴明,带着不容辩驳的强势:“我不要带着这么个碍事的小东西打架。”

安倍晴明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道:“可惜,这不由你决定。”

“我不会同意的。”茨木再一次重申,很坚持,甚至拿出了在战场上的气场,逼迫晴明答应他的要求。

晴明却是顺势将这个问题丢给了另一个当事人:“萤草你怎么想?”

小姑娘趴在姑获鸟的怀里,手中紧紧地拽着那根随风飘荡的蒲公英,咬着唇,抬头怯怯地往茨木童子的方向扫了一眼。

呜呜呜呜呜呜呜,茨木大人在瞪她!

瞪她她就要点头答应么?才不要。

萤草飞快地收回目光,看向晴明,很认真的回答:“晴明大人,我会努力的。”

这意思就是没打算放弃了,这丫头是非得要跟他唱反调吗。

被茨木童子瞪着,晴明觉得如芒在背,只可惜他的心理素质也是异于常人的强大,依然谈笑自若:“萤草可以不用这么快下决定的,明天你看过茨木童子的战斗后再说吧。”

茨木掐指一算,明天是他带队刷觉醒的日子,萤草坐边上看着不会有危险,他也就勉为其难的带上她吧。

哼哼,想必她在看了明天的战斗后就绝对不想再嚷嚷着上战场,茨木愉快地心想。

然而,茨木发现他错了。

大错特错!

“我会尽快长大的,一定不会拖茨木大人后腿的!”这就是萤草观摩了他战斗一整天得出来的心得。

茨木发现他的脑回路大概和萤草的不在同一频道上,气极拂袖而去。

萤草沮丧地低头,茨木大人生她的气了呢,虽然这是早已猜到的结果但还是好难过。

无意识地拉扯着手上的蒲公英,几乎快把蒲公英茎拉断。

有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她的发,她以为是茨木去而复返,惊喜地抬头。

不是她想的那个人。

“红叶姐姐。”再次难过地低头。

“我说萤草,就算我不是你想见的那个人也不用摆出这么失望的脸吧。”鬼女红叶好气又好笑戳她的额头,“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教训茨木那个坏蛋给你报仇。”

红叶姐姐说的应该是酒吞大人,整个妖界大概只有鬼女红叶才有胆把堂堂鬼王大人当做小弟来使唤了吧。

“萤草,你今天也看到了,你将来的路会很辛苦的。”红叶今天也跟着茨木打了雷麒麟,作为队友,她很清楚茨木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是的,她看见了,那双金色的眸中在战斗中闪耀着妖冶的光,凛然地立于战场的前方,一招一式,都带着最原始的兽性的美。

一头负伤累累的兽,因为他们并没有能够拥有治疗力量的式神,只能硬抗伤害。

“我不怕的,红叶姐姐。”她只是好心疼,心疼他以及其他人所受的伤。

话已至此,红叶已经明了她的意思,或许她早已预见,毕竟这就是她们作为式神的命运。

“你会很辛苦。”红叶告诫她,因为茨木与酒吞不一样,在茨木眼里,只有力量,不够强大的人根本进入不了他的眼中。

“明白!”

于是,立志好好升级天天向上的萤草把窝搬进了结界里面,早出晚归打怪升级,一天连茨木的面都见不到几次。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茨木那根迟钝的脑神经回路终于意识到,那个说要跟他一起战斗的小妖怪哪去了?莫非是太不中用被晴明当做口粮喂了?

念此他脸色一变,风风火火地闯进晴明房里:“晴明,萤草……呢?”

尾音骤然间低了下去,他看见一个身影俏生生地立在那里,在他不由分说闯进门后转眸看向了他,眼眸在瞬间亮了起来。

什么话都没有了,茨木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呆愣愣的瞅着那个有点熟悉也有点陌生的小姑娘。

“啊啦,真会挑时候来呢。”同在晴明房里的红叶斜倚在酒吞肩头,掩嘴娇笑,“怎么就赶的这么巧?”

茨木回神,瞪那个从来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女人:“什么意思?”

“刚好挑着小草儿换新衣服的时候来啊。”红叶朝他妩媚的笑,“你说,我家小草儿好看吗?”

“我家的。”茨木严肃的强调,“她归我管。”

呵呵,红叶翻了个白眼,“你就没觉得小草儿今天很好看吗?”

萤草期待的看着茨木。

“好看。”难怪他今天觉得这小丫头有点不一样,原来是换了衣服。

萤草嘴角的笑意掩都掩饰不住,心花怒放。

“哪好看呢?”红叶不依不饶的要个答案。

哪好看呢?茨木仔细打量,新发型好看,新衣服好看,新衣服上的小铃铛也好看。

最后,他总结:“叶子好看。”

萤草的笑顿时僵住,红叶晴明酒吞都不忍直视的别过脸。

这男人大概是没救了。

“茨木大人是大笨蛋!”萤草哭唧唧的小手一挥,大叶子就那样准确无误的抽中了茨木的脸。

这丫头的手劲怎么那么大?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茨木再抬眼,就见小姑娘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门。

萤草这一气就是整整气了一天,第二天见着了茨木哼唧一声就别过了脸。

难为茨木还浑然不觉,拉着萤草交代:“等下要开打了你记得躲我后面,不准跑出来拉仇恨,懂不?”

怎么办,又想拿叶子糊他脸了,萤草觉得她的手正在蠢蠢欲动。

姑姑及时把萤草抱开,义正言辞教训着茨木:“茨木大人,请严肃一点,萤草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茨木对这个老前辈还算尊敬,但是对她的话完全嗤之以鼻,这么小只的姑娘能有啥用。

不是第一次打火麒麟,但是茨木只觉得这次尤为紧张,焦虑。

火麒麟前脚往前一踏,灼热的气流从下至上奔腾而起,茨木咬牙忍耐这种折磨,抬眼去看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的萤草,却见她在受伤后伤势竟然减轻了。

“萤草!”姑获鸟沉声喝道。

却见萤草双手紧握住叶子,低声祈祷:“神啊,请您施与治愈的恩泽。”然后轻盈地转圈,扬手。

茨木顿觉身体一轻,身上的痛在瞬间被治愈。

茨木恍悟,原来……她竟然是罕见的治疗系式神吗?难怪晴明执意要将她培养起来。

“这就惊讶了吗?还不够啊,茨木童子。”姑获鸟带着笑提醒他。

还有惊喜么?茨木开始对萤草有点期待。

其实也还好……不过就是攻击力实在有点……茨木觉得萤草昨天那一下果然是手下留情了。

这场战斗,由于有萤草的加入所以打的很顺利,甚至不像之前一样会落的一身的伤。

“茨木大人!”战斗结束后,萤草亦步亦趋的跟在茨木身后,忐忑不安地问:“我进入您的眼中了吗?”

“我又不是瞎的怎么会看不见你。”所以这是什么怪问题。

体谅茨木的情商根本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萤草换了个说法:“我以后可以跟您并肩作战了吗?”

“我们今天是打假的吗?”明明才一起战斗完她就忘了?

“那可以让我守在您的背后吗?”萤草再问。

“不然你以为你现在站在那里?不就是我的背后吗?”

所以,这是默认吧,默认了她的实力,也默认了她的身份,萤草觉得好高兴,但是想到茨木的低情商,她又不确定这句话是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心情又在瞬间低落。

“给我记好了萤草,我只说一遍,以后你归我管,归我保护,是我的人,所以乖乖的在我身后站着就行。”

不远处的晴明叹气,茨木啊茨木,你这态度是很容易失去女朋友的啊,然而他瞅了瞅萤草一脸的乖顺,摆手,算了,他不管了。

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是吗,一个锅配一个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