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茨草】喜当爹

突然的脑洞,不要问我后续,我还没生




区区一个人类,明明只是区区一个人类,却斩落了他的右臂。

失去右臂的痛让他的妖力暴走,强大的妖力在一方天地间肆虐,在他黑暗而带有强烈压迫感的妖力侵蚀下,所有的生命力都被吞噬,寸草不生,化作焦土。

唯有一人还能悠然喝着酒。

“行了你,再闹下去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酒吞待他发泄完后,沉声制止了他,看看一个好好的大江山被他折腾成了什么样。

纵还有无尽的怒气与怨气想要发泄他还是乖乖的收了手。

“好了,睡一觉,然后明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消沉。”说罢,酒吞起身而去。

纵然还有一肚子的火气与怨气,但是挚友的话却是要听的,茨木闷闷不乐地席地躺下,强逼自己入睡。

即便是在半梦半醒间,他的感官依然敏锐。

他感应到,就在门外,原本应该被他尽毁的土地上有一个微弱的生命——一株随处可见的野草——还在继续挣扎。

真是有趣,明明已经在他妖力的侵蚀下奄奄一息,却偏生不够认命,就算能够活的了一时那又如何,下一刻还不是要被他的妖力吞噬,简直蠢透了。

大江山的二把手茨木童子大人似乎忘记了,他所鄙夷的,只不过一株神智未开的小野草罢了,所有的不过是生物最基本的本能。

令人诧异的是,这株还未开蒙的小草在又一次的挣扎无效后居然开始吸收他释放出的残存的妖力,虽然艰难,但确实的一点点吸收化为己用,最后突破了化为妖的最开始的那条界线。

他可以容忍尚未有神智的生命在他的领地上生存,却不代表他允许在未经他同意的 情况下有一个不知道的玩意在他的领地上活蹦乱跳。

反正......他现在也火大的很,渴望用杀戮来平定心中的怨愤。

茨木童子霍然睁眼,起身朝屋外走去,恰逢赶上那个小妖怪化形的一刻。

柔和而不刺眼的淡绿色光芒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纤细而柔韧,看上去不堪一击。

光芒渐渐的消散,一个穿着草绿色的短和服的少女出现在他面前,手中拽着一朵硕大的蒲公英,眉眼清秀,特别是一双眼,水汪汪的,看上去无辜动人。

可惜茨木童子不是个会欣赏的主儿,黑紫色的火焰在他手掌中凝聚,下一秒就要拍向少女的头颅,将她焚烧成灰。

就在这时,少女扑向了他,茨木没有躲开,他不认为这么一个娇小柔弱的少女能带给他什么威胁,就任由带着淡淡青草香气的身子扑进了他的怀中。

少女抬头,直视着他的眼,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爹爹!”





没忍住对养成下了手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