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双青】相负(上)

灯姐好难写好难写好难写啊【满地打滚】传记只提过青行灯热爱听故事这一点对于她的性格描写却不多,这篇写的我超级心虚的,卡文也卡的严重,啥时候灯姐才能在剧情里登场让我能比较准确把握她的性格特点啊【叹气】

暂时不放微博,估计还有个(下)就完了,写完再一起放





“你啊,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类了。”纤细的手指划过僧人俊秀的眉眼,然后划到僧人的下颚,轻佻的勾起,绝色的女妖就坐在自己的长灯上漂浮在半空,俯视着眼前人,吐气如兰,“我突然就对你的故事有兴趣了呢。”

被调戏的僧人八风不动,闻言只浅浅一笑:“施主目之所及皆为故事,何须语言赘述?”

青行灯笑而不语,她素来只对妖怪的故事感兴趣,但是,这个人类真是太有趣了。

单枪匹马叩响了这座以烧伤抢掠无恶不作闻名百里的山寨的大门,然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说山贼们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她本来以为这人是蠢的,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蠢出了新高度,徒增一条冤魂罢了。

大概是看他只是个穷酸的旅行僧人,本来是没人想理会他的,毕竟实在没有什么油水可从他身上搜刮下来,然而他的喋喋不休实在是有够烦人的,终于有人忍无可忍提了刀想把他给宰了,然后丢到深山老林里喂狼。

僧人长叹一声,脸上似有悲悯之色划过,然后举起了手中的佛杖。

出乎人意料的,他血洗整个山寨,手法干脆利落,干脆的让青行灯怀疑,死人还来不及感觉到痛便再也没有任何知觉。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奇怪到她愿意现身在这个男人面前出声问出自己的疑问。

“我以为出家人讲究慈悲为怀?”

他坦然承认:“是。”

望了望他背后的血河,她实在很难苟同这句话:“可是你现在所做的我完全没有看出半点慈悲。”

僧人知道她所指为何,不由得苦笑,慈悲,是啊,他的确曾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过,既已认错,又何必多加惩戒,可是谁知道,他不过是个转身,那些贼人又再度兴风作浪,最后他终于明白,有些人永远不会改过,那又何必给机会呢?

“一时的慈悲只是对于后来者的残忍。”他淡淡地解释,虽然只是寥寥几个字,青行灯却瞬间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不由得大为赞同。

“啊啊啊,没错呢,人类啊,都是这种忘恩负义,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生物啊。”在她漫长的妖生中,她已经看过了太多太多,多到足够让她对于人类抱有厌恶的情绪,甚至对人性彻底的失望。

掌心合十,僧人轻念一声佛号,对于这种将他涵盖进去一并责骂的指控一笑而过,为世人做着辩解:“并不啊,人类也并非全是卑劣之辈呢。”

“是哦,比如说......”暧昧地凑近僧人,“你吗?”

摸了摸疾世愤俗的女妖怪的头顶,完全把至少生活了百年的大妖当做了孩子,就差没加一个轻哄的“乖”。

拨开了头顶的那只手,被这么轻率对待的女妖气鼓鼓的鼓起了双颊,驾驭着青灯瞬间拔高了自己的高度,“算了,有机会再会吧,说起来,你的名字是?”

“贫僧名为青坊主。”

“吾乃青行灯,最爱听故事的妖怪。”

后来青行灯不论走至何处,都会下意识留意有关青坊主的讯息。

他走过很多很多地方,也杀了很多人,但多数是那些在这乱世用伤害到他人的手段来使自己生存下去的恶人。

他在杀人前会苦口婆心地劝人改过自新,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宣讲佛经,激励着人们向上。

后来在偶然一天,她突然从某个小妖怪那里听闻,青坊主,在阳寿尚未到尽头时被地府的阎魔大人带走了。

她倏然一惊,以她和阎魔那么多年的交情,她很清楚,阎魔不会无缘无故将普通人带走,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她决不能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