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论强迫症(二)

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勤快,快点来夸赞我2333333

本来以为不会够一千字结果差点破两千字。。。

各种私设和bug,请不要在意。



“好,我知道了……恩,明天,我带她过去……可以……妈,晚安。”

挂掉和母亲的电话,张新杰长出一口气,低下头开始给楚云秀编辑信息。

“看起来好事将近。”另一张床上的韩文清的视线从小说中转到张新杰身上,挑眉问道。父母都打算见了,想来新杰是真的定下了。

“还不急,等云秀退役吧。”张新杰回答,虽然他们是同期的选手,但是女选手的在役期间一般比男选手短而且霸图又有老将的惯例,所以他大概会比云秀晚上几年退役。

“恭喜。”这声道贺说得真心实意,只是韩文清那张面瘫的钱包脸看不出是在恭喜别人,但是熟悉的人会发现韩文清的嘴角是微微上翘的。

“谢谢。”张新杰微笑,亦接受得坦然,然后拇指轻点,将信息发出去了。

因为明天不用早起而被特赦能够睡晚点的楚云秀毫不意外的在追剧,QQ却在这时滴滴的响起来,低头一看发现是来自张新杰的消息。

肯定是催自己早点睡的,楚云秀撇撇嘴,对男朋友热爱时间的生活习惯相当无奈又为他关心自己而开心,然后点开一看……

“张新杰你个混蛋!!!!”

楼下的张新杰皱了皱眉,他是不是听见了云秀的声音?

牧师大大摇头,这间宾馆的隔音设备相当好,而且云秀的房间也不在自己房间的正上方,所以不可能听见才是。

QQ界面还开着,上面显示着刚刚发给云秀得信息:云秀明天中午与我爸妈吃个饭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霸图的正副队都有早锻炼的习惯,正洗漱时内线电话却响了,韩文清接起电话:“喂,你好?”

“韩队?”那头是个很熟悉的女声。

“楚队?”韩文清微诧,楚云秀这么早会起来真是出了他的意外。

“麻烦你转告张新杰那个混蛋,让他现在、立刻、立即、马上上来!”说罢,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但是话语里的火气却是把韩文清都给镇住了。

张新杰从洗漱间探出头来:“谁啊。”

“楚队。”韩文清挂掉电话,转身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张新杰,“她要你现在上去,附带一提,心情似乎很不好。”

心情不好?张新杰疑惑,难道是她喜欢的角色昨天挂掉了?但是之前出现这种情况也没见她迁怒到他身上,顶多闷闷不乐让他费了好大劲才哄过来。

上楼,看见楚云秀的门是虚掩的,显然是等着他过来。

“云秀?”张新杰推门就被丢了一床的衣服给吓住:“你这是做什么?”

“张新杰!”看见男朋友出现的女王大人很难得的瘪了瘪嘴,一脸委屈,“你干嘛那么晚才告诉我今天要跟你爸妈吃饭啊,害我一晚上没睡好!”都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冒出黑眼圈。

原来是为了这事,张新杰悄悄的松一口气,他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本来每个战队都是一样,到了目的地才会买返程票,所以来之前他根本不知道霸图和烟雨会什么时候回去,而且父亲需要把工作重新安排,也不知道这次到底能不能一起吃上饭,他不想给她压力就没提前说。直到昨天,母亲打电话来告诉他明天有空这事儿才算定下来。

但是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也无怪楚云秀会这么慌乱。

“云秀。”他开口想抚慰楚云秀的情绪,可是楚云秀现在已是慌得什么听不进去了。

“你快点帮我看看你爸妈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她没想到要来见家长,衣服除了烟雨的队服就带了了么几套,全是以舒适为主的。

“云秀,你听我说……”

“啊,不行,还是去买好了,新杰,最近的商场在哪?”

“云秀……”

“哦对了,还有见面礼!天哪!”

“云秀!”

张新杰实在看不下去她像个无头苍蝇在房间里乱转,抓住她一把带到自己怀里,慢慢地抚着她的长发,无声的给予她安慰。

好不容易,楚云秀的情绪才平稳了点,可这平稳下来了却是越想越委屈:“这么大个事你居然事到临头了才告诉我。”

不算事到临头吧?张新杰在心中叹气却也知道这时候反驳她不得,而且自己的确也有错,所以老实道歉:“是,我的错。”

“本来我早就准备好见你爸妈的东西了,都是你啊。”看电视上,见个未来婆婆跟上战场一样,她自然是准备良久了,结果全被他打乱了。

“恩……下次再与他们吃饭时用?”

楚云秀哭笑不得的推开他:“那能一样么?”

“没关系的,云秀,”张新杰拉住女朋友的手,微笑着说,“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我保证,我爸妈会喜欢你的。”

 

事实证明,张新杰的父母对楚云秀不是喜欢,而是“太喜欢”了,以至于楚云秀被张新杰送去机场时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不敢相信。

“新杰,”楚云秀注视着开着车的男友侧脸,有些惴惴不安,“你爸妈以后要是相处久了觉得我不跟他们第一印象一样怎么办?”

“怎么会?”张新杰专注着开车,随口回答着。

“或是他们发现了一点我的坏习惯,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比如?”

“额……熬夜追剧?”

原来她还知道这是坏习惯啊,张新杰好笑的瞅她一眼,却看见女朋友眼睛里千真万确的愁色与不安。

她是真的害怕啊,这个事实冲击着张新杰的大脑,然后打转方向盘,踩刹车,将车平稳的停在路边。

“云秀,”他转头看她,轻柔的唤道,眼底的沉稳就如他的账号卡一样——千年磐石,不曾转也——轻易的镇压住了她的胆怯,“不要怕,我在。”

x市阳光穿过玻璃打在他脸上,让他眼底的温柔格外明显,楚云秀愣愣地直视着他的眼,迷失在那一片墨色中,心头的不安被轻易的拂去,留下的是全心的信任。

“恩,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