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头像是我老公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卧槽取名废什么都不想说了【手摇再见】原本是一篇小混混新杰x不良少女云秀的文结果因为我偷懒就写崩了QAQ

全架空设定,不喜误入

ooc预警x3




楚云秀怔怔然的坐在路边,视线好似在看着对面街道那块残破的招牌实际上并无焦点,她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但是她却完全没有吸的意思,任由它烧着。

天边残余的日光打在她半边脸上,白净的肌肤上那个鲜红的掌印更是显眼,除去那个掌印,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亦有好几块淤青,看着分外惊心。

路过的行人脚步匆匆,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在这个地方,暴行早就见怪不怪,每个人都在温饱线上挣扎着,没有闲心去管别人的闲事。

然后,街道的尽头出现一个身影,他身上的衣服很旧,但是却很整洁,步履虽慢,却是从容坚定。

然后,他看见了那坐在街边失魂落魄的少女,他脚步微微一顿,而后继续向前走,一直到楚云秀的面前他才停下脚步。

“回去吧。”他温和的开口,“天快黑了。”

楚云秀抬头看他一眼,扯扯嘴角,眼中露出些许的嘲讽,“回去?回哪去?”

张新杰看着她这一身狼狈,心下了然,他想想,再度开口:“那便暂且与我走吧。”见她面露诧异,立即又补充道:“毕竟一个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

这个地区到了晚上就是醉鬼和流浪汉出没的时候,张新杰担忧不无道理。

在这个地方生活的人们,如果不想被欺负只有先学会怎么欺负别人,张新杰便是刚随着韩文清收完保护费回来。

但也总有不能还击的人,比如……父母。

楚云秀身上的伤便是她的母亲造成的。

其实以楚云秀在这个区混了这么多年还好好的甚至还罩着手边几个随着她一起长大的孩子不被欺负的实力还手绝对没有问题。

但那是她的母亲啊,虽然时不时的毒打她却依旧一手将她拉扯大的母亲,她又怎能下手?

即便如此她此时此刻亦不想回家。

张新杰很久之前便知道楚云秀,也打过数次照面,也算得上熟识,但他这句话到底是唐突了,特别是在这个区,晚上邀请一个女子回家,总会让人想到那些不好的地方去。

楚云秀不可能不想到这点,但是她偏头看了张新杰几秒,嘴角大大扬起,竟然点头同意,“好。”她说,“我随你走。”

张新杰眉宇微蹙,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希望楚云秀能跟他走,但是看她答应的如此轻易他又忍不住想念叨她如此没有防备心随随便便就答应跟别人走。

最后他还是把教训吞了回去。

一路跟着张新杰的住处,楚云秀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间小小的出租屋。

很整洁,收拾得很有张新杰的风格,但是似乎只有一个人住的样子,楚云秀看着张新杰在低头在一个柜子中寻找着什么的背影,抿了抿唇。

这个区每个人都有他能说或者不能说的秘密,她早就学会了闭嘴不多问。

“坐下,抬脸。”张新杰手上拿着一瓶酒精向她走来,淡淡的吩咐。

楚云秀乖乖依言抬起了脸,当凉凉的酒精涂到脸上时,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张新杰注意到,生怕她乱动不小心把酒精弄到她眼睛里去,伸手扣住了她的下颚。

楚云秀一抬眸便撞上了他小心翼翼专注的眸子,好像两弯深不见底的深潭,一不留神就深陷其中,不复自拔。

“好了。”突然,张新杰直起身,将手中的棉球丢掉,对依然神游天际的楚云秀道,“手臂伸出来。”

楚云秀回神,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突然起了戏弄的心思:“张新杰,我身上还有伤呢,要不要我脱了衣服好让你帮我上药?”

她本以为张新杰这般正经的人会拒绝会开口说教她,却不曾想过张新杰居然点了点头:“好。”

瞬间她傻眼。

张新杰看了满脸通红张口无言的楚云秀一眼,拉过她手臂,继续上药。

楚云秀没有放过他眼底划过的促狭笑意,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就在张新杰抽身离开时,楚云秀突然倾身抱住了张新杰的腰,埋首于他胸前。

“张新杰,你为何要对我那么好?”她闷闷的道。

“云秀,你信不信我只是想护着你而已。”张新杰低头,抚上她的发顶,一字一句说的很认真。

楚云秀不妨听到这么一个回答,愣了许久,然后说:“这很困难。”毕竟为了生存她树敌不少。

“嗯,没事,我不怕。”张新杰回答,口气从容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