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头像是我老公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相亲

最近楚云秀头大如斗。

原因无它,她只是年纪大了又没个对象,家里着急了催她去相亲了罢。

七大姑八大婆轮番上阵,楚云秀逃都逃不及,总会被谁给逮住,苦口婆心的劝她去相亲。

她终有一天是烦不胜烦,敷衍般的点头答应便如逃难般的逃回自己房里。

到了相亲的这一天,楚云秀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用勺子搅着手中的咖啡,听着对面男子喋喋不休的炫耀着他在工作上的成就,话里话外带着对电竞职业的鄙夷与不屑,就在她是在忍不住要出言反驳时,有个沉稳的声音唤住了她:“云秀?”

她抬眸,却见到一个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大为惊讶:“新杰?”

可不就是张新杰,长身玉立,修长挺拔,穿着合身的的白衬衫与黑色西裤站在她的身侧,朝她微微笑着,语气平常的打着招呼:“好巧。”

她不由得欣喜的站起身:“好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新杰不动声色的扫了那拿着敌意目光打量他的男人一眼,心中再了然不过。“云秀,我是来办事的,但对这边路不是特别熟,能麻烦你帮我指指路吗?”

楚云秀正烦恼着怎么脱身,张新杰此举无疑是瞌睡恰逢人递枕头,她忍不住想笑,却也知道此刻笑出来极为不妥,所以她紧紧的抿住了唇,掩住嘴角的笑意。

“好。”她大大方方的点头答应,然后转向那神情已阴沉得可滴出水的相亲对象,歉然的道:“很抱歉,但是你也看见了,我的朋友需要我的帮助,下次再见了,王……嗯,不,汪先生。”然后她轻轻巧巧的起身,转身出门。

几乎是一出门,她的双肩就垮了下来,张新杰看着她的模样莞尔:“有那么累吗?”

她垂头丧气的道:“你怎么不去试试?”

他有些不忍:“如果你愿意把你我的关系告诉公开就没有这事了。”还十万火急的找他救场。

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不可以,你知道舆论是很可怕的,我怕……”

张新杰知道她心中的顾虑,长叹一声,不再逼她。

楚云秀却内疚起来,挽过他的胳膊,脑袋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声音闷闷的:“新杰,对不起。”他曾很明白的告诉她他不畏流言……是她还没有准备好。

“没关系,你的考虑很有道理。”张新杰淡淡的道。

楚云秀咬咬下唇,有些懊恼,他们不是第一次谈这个问题,可是每一次都会陷入僵局。

“要不,我先带你回家见见我妈妈?”她脱口道。

张新杰斜睨她,有些奇怪:“你不是说过你妈妈是藏不住话的吗?”

“那也比总逼我去相亲来的好。”她赌气道。

她真的是对相亲深恶痛绝,他心想,怜惜的摸摸靠在他肩上的云秀的发顶,“没关系,”他说,“如果你觉得还不到时候就不要勉强。”

她点头,却也打定主意若是妈妈问起她便实话实说就是。

毕竟他给自己当地下情夫也有不短时间了,再继续下去,太委屈他了。

果不其然,晚上母亲神色很不好的问她:“你今天怎么回事,丢下人家就跑了。”

她靠到母亲身上,很是委屈:“妈,人家看不起我我又何必送上门去被人轻贱?”

母亲话语一梗,最后只能无力的叹气,心中盘算着下一次相亲的人选。

“何况我有对象了。”不想再看母亲为她花尽心思,楚云秀还是决定将张新杰的存在告知,“不过我们不同队,谈恋爱要是被曝光对战队会有很大影响的。”

母亲心一惊,一把推开她,追问起对方的身家背景,还有两人相处时的细节。

哦,张新杰大大,抱歉,原谅我我把你卖了,何况自己也没说谎。

不过还是拒绝了母亲想见他的要求,但是给妈妈看了她与他的合照,两个人脑袋靠在一起,楚云秀笑得没心没肺,而一个镜头中的另一个人却笑得宠溺。

如果不好好抓紧就可能跑了的男人。

第二天楚云秀从外面回来就愕然见到一个不该出现在她家里的人。

“张新杰,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诧异的大叫。

然后被母亲瞪了:“多大了,还这么咋咋呼呼的。”然后又一脸笑容对张新杰道:“小张,你不用理会她,她从小就是这个性子。”

“不会,”他回答,然后抬眼看她一眼,慢悠悠的补上一句,“她跟我在一起时也总是这样。”

真是被会气得头晕目眩,楚云秀扶着门框,瞪着眼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住的磨牙。

趁着母亲去沏茶,她一把拉过张新杰,在他耳边悄声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来。”

“伯母她,”张新杰看了在厨房里忙活的母亲一眼,“去我微博私信我了。”

额滴亲娘诶,楚云秀只能默默扶额了,真是她亲娘啊。

“所以?”楚云秀咬牙切齿的问,“你就顺便上门拜访了?”

张新杰从容的回答:“长辈相邀又刚好在不来很失礼。”

很好,面对超出她预想的事态,楚云秀果断撒手不管,把乱摊子交给张新杰收拾。

结果当甩手掌柜的后果就是张新杰与母亲高效的定下了婚礼日期以及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