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叶橙熟了】吃与清明上河园

屠屏第二弹



B市的婚礼举行完后,叶修和苏沐橙把蜜月的定为了开封。

为什么会是开封,叶修问过苏沐橙,他媳妇眉眼一挑,极为理直气壮地答道:“因为我喜欢宋词。”

好吧,这真是个极好的理由,叶修耸耸肩,虽然他和他媳妇在一起那么多年但是有时候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女人心海底针。

不过他觉得无所谓,他媳妇高兴就好,他跟在后面给她提包照相当跟班。

开封和B市虽然同为古都,但是跟B市的大气磅礴,古典宏伟比起来,开封受到宋朝当时社会风气的影响更显小巧精致,就连那城墙都比B市的矮上一大截。

以上内容皆出自苏沐橙给叶修的科普,众所周知,职业选手的文化水平最高不过高中学历——当然,要除去兴欣里的那几个异数——叶修更是只有初中的学历,而且他对历史的兴趣着实不算大。

他们到开封的时候将近饭点,到了提前订好的酒店后,被前台的接待小姑娘认出来,目光灼灼地求签名。

“沐橙帮我一起签了吧。”对上小姑娘有些失望的目光,叶修微笑着解释道:“我和沐橙算一体的。”

小姑娘捂着心脏喃喃着“男神好苏”幸福倒地。

苏沐橙笑而不语,仿照叶修签叶秋时的笔迹在自己的名字旁签下“叶修”两字,递给她,然后露出一贯温和灿烂的笑容:“给,拜托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唷,谢谢姑娘啦。”

小姑娘信誓旦旦做下保证,苏沐橙微微颔首,挽了叶修往电梯走去。

直到电梯门关上,苏沐橙立马乐不可支地笑起来:“叶修我怎么就那么嫌弃你呢?这么恶心的话你居然一本正经就说出来。”

他就知道他能愉悦到这位大小姐,他颇有些无奈地承认:“是是是,可惜我肚子里现在没有泡面吐不出来。”他要苏沐橙帮他签名当然不会是那么个矫情的理由,而是因为……他的“修”字实在拿不出来丢那个丑。

“饿了?那我们等下就下来吃饭吧,据说鼓楼夜市很有名的。”苏沐橙很敏锐地察觉到叶修话里的另一个意思,他们下榻的酒店离鼓楼不远,有个挺有名的鼓楼夜市,不过他们把酒店定在这里倒也不全是为了夜市,而是因为开封有名的景点大多分布在这附近。

稍作休憩,两人便下楼吃饭,准确说是去逛夜市。

早已华灯初上,夜市也已经开了,面对琳琅满目的小摊,苏沐橙瘪瘪嘴,摸了摸自己肚子,叹气:“又该胖了。”

叶修咬着烟,瞄了眼苏沐橙纤细的腰身,伸出两只狼爪握了握:“啧啧啧,腰这么细,多吃点,不然我妈还以为我带你出来玩怎么累着你了呢。”后半段话声调忽而压低,口气暧昧得让人浮想联翩,惹得苏沐橙红着脸狠狠地给他一肘子。

“你正经点。”苏沐橙红着脸低斥,艳光四射,叶修瞬间后悔怎么就在大街上逗她了呢,叹着气从她口袋中掏出口罩给她戴上,这才遮掩住那绯色的双颊。

“走吧,不是说要吃小笼包么?”揽了苏沐橙的肩,向最近的小吃摊走去,“这么多家也不知道哪家好吃。”

“随便吧,先垫垫肚子。”苏沐橙很是无所谓地道,两个人对于吃食要求都不算大,叶修可是夸口说再吃十年泡面也不会腻的人——虽然后来被叶妈妈听到被糊了一巴掌“你就是这么养你媳妇的?”

于是叶修随意地挑了一家,与苏沐橙你一个我一个分了吃。

苏沐橙秀气地吹了两下,避免太烫,而叶修在这方面缺了个心眼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下去。

“嘶……”半张嘴麻了。

看着叶修捂着嘴整张脸都扭曲的模样,苏沐橙哭笑不得的把还没来得及咬的灌汤包子给放回袋子里,小跑着给他买了瓶水。

“你慢点吃呀,没人跟你抢。”难得见叶修狼狈的模样,苏沐橙觉得心疼之余又感到好笑,“张嘴我看看,有没有伤到。”

一口气灌了小半瓶水下去,叶修终于缓过气来,拒绝道:“我哪知道这么烫,没事,没烫着。”

苏沐橙坚持,叶修只好吐了舌头给她看证明没有伤到她这才放下心来,安心地继续吃包子。

然后苏沐橙就知道叶修为什么会被烫着了,她只咬开一口,便尝到了里面浓郁的汤汁,鲜美得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一块咬掉,她长呼一口气,肚子中的馋虫被这汤汁勾起来了,本来还不觉得有多饿的肚子瞬间有了空腹感。

说实在,长这么大,困窘时期有过,辉煌时期也有过,她的成长经历让她吃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咸,她却只喜欢在街头与叶修这样分食包子的感觉。

就跟小时候三人分一份便当的感觉类似,但是那个时候是家人般的感觉,温馨而满足,现在同样温馨,却带的是丝丝蜜味。

三两口啃完包子,叶修奇怪地问从刚刚就一直盯着他看的自家媳妇:“看什么呢?”

苏沐橙回过神来,浅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哼,才不要告诉他她是看他看走神了呢。

一份灌汤包对于成年男性也就是能够垫垫肚子的量,接下来两人又吃了其他开封名吃,脆脆的锅贴,酥焦的双麻火烧,有嚼劲的烤面筋,吃的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走不动了不走了不走了。”一条夜市从头逛到尾,近来被他惯得越来越娇气的姑娘走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到了街边的石凳上两腿一蹬耍起了赖,“吃的好撑我要是胖了都是叶修你的锅!”

叶修面不改色:“没事,我们晚上可以做点运动量比较大的事情来进行消化。”

苏沐橙闻言不可思议地瞪圆了双眼,时光是把杀猪刀,可这把刀是不是只把他的脸砍了,她终于能领会联盟其他人被叶修噎的说不出话来是个什么感受了,她咬牙切齿地小声嘀咕:“不要脸的臭流氓!”

叶修一点都不介意这个评价,对自家媳妇耍流氓是完全合法的!他转身在苏沐橙面前蹲下:“来吧,臭流氓背你回宾馆。”

苏沐橙嘟嘴:“才不要你背。”然后站起来不甩他一个人自顾自地往前走。

叶修追上了她,去拉她的手,象征着挣扎两下被握的更紧,索性也就随他了,思之刚刚她那任性的行为又隐隐想笑,真是越活越过去了,小时候都没这般撒过娇,反倒成人了结婚了脾气见长,不过就是仗着叶修愿意宠着她罢了。

两人牵着手慢慢地走回去,回到宾馆看到前台还是那个小姑娘,冲她笑了笑,小姑娘受宠若惊地眨着眼,连回应都忘了。

洗过澡后,苏沐橙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打滚刷微博,不知为何就想到今晚,心念一动便冲动地发了微博:与你一起登上过荣耀的巅峰,也陪着你一起走过人生的低谷,但我终究只想与你做一对普通人,站在人流涌动的街头与你一起吃包子。

还配了一张图,两个被灯光拉得老长的身影互相依偎着,好似一辈子分不开。

在一片“烧烧烧”的转发与评论下,老魏的评论独树一帜:苏妹子叶修那货居然就只给你吃包子快别跟他过了!

然后就被果果骂了。

叶修从浴室出来就看着自家媳妇笑得眉眼弯弯,心头一热,掀被子就要上床。

苏沐橙大惊,抬腿去揣他:“你干什么呀,还有一张床呢,去睡那张去!”

叶修据理力争:“没哪家新婚夫妻分床睡的。”锲而不舍地爬床。

眼看阻止不了他,苏沐橙干脆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只露了双眼睛在外面,控诉道:“你都不累嘛?”

叶修摆好枕头,双手放在脑后躺下:“拜托我早就过了精力旺盛的年纪了好嘛,明天不是还要出去玩?赶紧睡了。”

这是盖着棉被纯睡觉的意思?苏沐橙不过犹豫几秒然后就把被子分出去了,毕竟对于一个你从小到大都没拒绝过的人说出拒绝的话她说不出口,更何况她也不是那么想拒绝就是了。

旅游的确是件很费体力的事,至少比打荣耀还要费劲,或者他们早就适应了打荣耀的疲惫感,所以苏沐橙几乎一沾枕便沉沉地睡了过去,一觉到天亮,然后睁眼就发现自己窝在了叶修怀里。

明明天还没冷到那个程度啊,她有些无奈,大概是从小的颠沛流离让她总是习惯性找一个让她有安全感的地方,于现在的她而言,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不外乎就是他身边。

在起床和继续睡之间纠结了一小会苏沐橙就做出了决定——在不吵到叶修的情况下爬起床,毕竟再赖下去今天恐怕就没法出去玩了。

洗漱完毕后看见叶修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靠坐在床头,双眼迷蒙地看着她,然后看了她半响吐出一个字:“早。”

“早。”她利落地翻出叶修今天要穿的衣服扔到了床上,“去洗漱。”

叶修带着根本没醒的鼻音应了一声然后晃悠悠地进了浴室。

苏沐橙叹气,明明以前怎么熬夜都没事的,果然是昨天说的已经过了精力充沛的年纪了吗?也是,他年轻的时候根本就是不管不顾,一心向着荣耀女神,这几年退役后虽然家里也很注意帮他调养,但到底是底子没那么容易补,这次让他们出来玩也未尝没有让他彻底放松一次的想法在里面。

怔愣间,叶修已经从浴室走出,直接就弯腰把下巴搁在她肩上,对着她耳朵吐着气:“今天去哪儿玩。”

“清明上河园。”一巴掌拍掉那颗不正经的脑袋,苏沐橙赶去脑海中那种略显沉重的想法,决意旅途就开开心心的玩足矣。

叶修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然后很不确定地道:“是不是有幅画也叫这名?”

“那是清明上河图。”苏沐橙纠正他,“不过清明上河园的确是按照清明上河图建的就是了。”

好吧,反正对于叶修来说那并不是重点,他只想知道一个问题:“这个园子大么?”

苏沐橙笑着拍拍他的脸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那张图就长五米多呢,你说呢?”

叶修认命地叹气。

拿好必带品后两人清爽地出了门,在宾馆底下拦了一辆出租车。

也许不是节假日的关系,清明上河园的人并不多,苏沐橙和叶修很满意,毕竟人越多他俩暴露的可能性越大,人这样少,连口罩都不用带了。

进门右拐仅仅几步路就听见船家扯着嗓子呼唤游人登船游览汴河,船家大叔这一嗓子挽救了叶修生无可恋的心,毕竟坐船总比用腿逛完这么大个园子来的轻松啊。

船家很快开了船,一边开还一边滔滔不绝地给船上的游客介绍两岸的景致。

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河风,苏沐橙懒懒地靠在叶修肩头,只觉得十分畅意。

她在H市长大,再美的景色在她眼里都比不过那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更何况这清明上河园的景致大半是人工建造出来的。

她欢喜的是这样闲适慵懒地靠着叶修打发日子的时光,没有荣耀,没有其他人,只有他和她。

叶修听着船家唾沫横飞的说着他听的半懂不懂的话,昏昏欲睡,他想他可能是真的不适合出来旅游吧。

汴河不算大,很快就绕了清明上河园一圈,叶修一边下船一边揉着眼睛,苏沐橙倒是依旧神采奕奕,沿途还拍了不少照片。


下了船走了几步忽而听见铜锣响,叶修脑子一凛,抬头往发声地看去,就见几个穿着古代官服的人骑着马嘚嘞嘚嘞从他俩身边跑过。

“哇。”苏沐橙小小地惊叹一声,拉着叶修往那边靠去,“叶修我们快跟去看看!”

叶修毫无异议,毕竟这种东西显然比风景来的好看。

一路跟着骑马人来到一处校场,寻了两个位置坐下不久戏就开始了。

“啊,是岳飞枪挑小梁王啊。”苏沐橙小小声地惊叹。

“岳飞是岳王庙的那个?”叶修显然对这位民族英雄很有印象,毕竟H市的岳王庙在全国也算有名,叶修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

“嗯。”

演员一出场就惹得全场观众尖叫连连,连叶修都忍不住咂了一下嘴,显得很有兴趣。

说实在,叶修长这么大,马术表演还真是第一次看见,看着演员在马背上翻转跳跃,挥舞着手上的兵器,他就算是男人也觉得真是超级帅啊。

表演看到后半段,苏沐橙忽而用力地拽了一下叶修的袖子,双眼发光:“叶修你快看是妹子啊!”

叶修定睛一看,呵,可不是,那新出的骑兵演员里好几个都是女孩子,黑衣玄甲,坐在高头大马上,手执长枪,让人的确看了惊艳。

然而叶修没敢说,在他媳妇面前夸别的姑娘让他觉得惊艳……他又不是傻。

苏沐橙拿着手机拍照录像,不亦乐乎,就差冲上去求跟人合照了。

“叶修,你说我要是告诉她我是苏沐橙她愿不愿意让我近距离拍张照?”苏沐橙转过头,期待地看着叶修。

叶修无语,一把拉过她:“沐橙你快别闹了。”他俩遮掩身份还来不及呢,哪能直接宣布?宣布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了。

苏沐橙遗憾地耸肩,她不是不知道这事不可能,只是她就想看叶修一脸无奈的表情而已。

马术表演散场也将近正午,两人便想着去小吃街吃午饭,可还没走到小吃街呢,就看见一辆囚车从两人身边驶过。

“叶修我们快跟上去看看!”一看又有节目,苏沐橙毫不犹豫地拉着叶修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囚车来到小吃街街口,囚车停下,然后就听头上的大喇叭开始响了,借着钦差的口给观众讲了一下这出戏的背景。

“这谁?”叶修小声地问。

“宋江,梁山好汉的boss。”苏沐橙看得目不转睛,这时候从另一头走来几个穿着小商小贩衣服的路人甲乙丙丁,就在她以为那真的就是路人甲乙丙丁的时候,他们突然就冲了上去和官兵们打了起来,果然她还是太天真。

“啧啧啧,打得真假。”叶修评价,苏沐橙点头附议,不过两人还是看得津津有味,直到那一声:“锅锅!”出来,两人瞬间笑喷。

能把“哥哥”的音发成“锅锅”……不得不说也是一种能力。、

这个梗让两人一直乐到表演结束,苏沐橙趴在叶修耳边不断乐不可支地喊着:“叶修锅锅~”

最后叶修实在忍无可忍,威胁道:“沐橙你再喊我就让孩子叫锅锅,让你叫个够。”

瞬间耳边清净了,不过最后代价是,苏沐橙拉着他逛完了整个清明上河园,虽然中途也有休息但是对于叶修这种万年不运动的死宅来说,真是一种酷刑。

竖着进去最后横着出来的某人回到宾馆流着宽面条泪用最后的力气上了微博,抖着手记录下今天的感受:昔日荣耀第一人教你做人: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惹谁都好就是不要惹火枕边人。

然后倒头就睡成一条咸鱼的某人没看见微博的上千条转发都表达出同一个中心思想:你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