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叶舒华

bg癌,真的是癌,癌症晚期,没救

©夭叶舒华
Powered by LOFTER
 

【叶橙】撒糖练习01

文笔复健,也给lof除个草








苏沐橙一直都对养花莳草是有几分兴趣的,可惜小时为生计而发愁,等到了有自己收入之后又忙着打比赛,忙一切和荣耀有关的事,养的最多的怕是吸收辐射的仙人掌了,然而被她养过的仙人掌都没什么好下场,都吸收太多电脑的辐射而英年早逝了。


好在退役后的生活总算是让她有时间捡回了以前的兴趣,挑新房的时候她特意挑了一间采光条件好,有一个大露台可以让她摆下很多花花草草的屋子。


叶修在这种小事细节上向来随她的意,意思意思过问后就撒手不管随她折腾去了,只是偶尔会抱怨她养的花花草草太招小虫子,提醒她要关好门窗。


苏沐橙总是笑嘻嘻地应着,抗议叶修越发的唠叨。


叶修哭笑不得,抱着双臂靠在了床头上,叹着气道:“你要是听话点我也就不唠叨了。”偏生这姑娘这两年下来是被他惯出了点小性子,每次都答应着好好的出入阳台要关好纱门,转头却又贪恋门窗大开时的通风与凉快。


这样做下场就是每天晚上都会被蚊子咬醒,然后转而把睡在旁边的他一起折腾醒,无可奈何的爬起来帮她打蚊子。


苏沐橙不依不饶地举起手中厚厚的养花大全作势要敲叶修。


叶修头一偏轻而易举躲过这看似雷霆万钧实则轻飘飘没啥力道的一击,伸手在床头摸索一阵,“啪”地一声把卧室灯给熄了:“睡觉,晚安!”


她还想在睡前看看书呢!苏沐橙愤愤地踹了叶修一脚,这才解气地躺了下来,叶修极为自然地就将胳膊伸了过来将她抱了满怀。


一夜好梦,叶修在闹钟响起的前几秒因为生物钟的本能睁开了眼,原本还迷茫的神智在闹钟响起的一瞬立即清醒,立即伸手按掉了了闹铃声。


苏沐橙在他怀里动了动,眉头微蹙,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嘟囔声,仿佛在清醒与沉睡中来回挣扎着。


抚了抚她的眉眼,叶修低声哄道:“没关系,继续睡吧。”


仿佛是听进了叶修的声音,苏沐橙在他怀里蹭了蹭,发出如猫咪被撸毛后的轻哼声,安心地再度陷入深度睡眠。


平日里,因为他要去国家竞技局上班,生活模式从往年的日夜颠倒逐渐变成了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而苏沐橙,只是与几家电竞杂志签了约,定期发表比赛的点评,对于现今荣耀的看法,赚点小稿费,偶尔还会应电视台之邀,去做嘉宾,小日子过得悠闲而轻松。


虽然她是不用早起的,但是往常她都会跟着叶修一起起床,说是要给她的花花草草浇水松土,但实际,叶修很清楚,她不过是想亲自送他出门罢了,但今日是双休日,他不用上班,苏沐橙也不用跟他早起,所以叶修便纵容着她贪睡。


宠溺地在苏沐橙额间落下一吻,已无睡意的他,小心翼翼地从床的一侧翻身下床,给她掩上门让她安睡。


苏沐橙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她转头看着空荡荡的被窝,一时间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呢?”


第一反应是叶修已经出门上班,瞬间一凛,一阵懊恼,她居然没有听见闹铃声跟着起床,不过看看时间现在送他出门也还来得及。


于是她掀被下床,急急地推门而出,却一眼看见那个站在阳台的身影。


是了……今天是周末啊。


终于反应过来的苏沐橙慢慢地长吐一口气,这才放下心。


看他手拿小花洒小心地给她养的花草浇着水,另一只手用花铲不时地翻翻土,灰色衬衫袖子松松地挽在胳膊上,微抿着唇角,垂着眼眸的模样看上去专注而认真,就好像打荣耀时那样,让她安心也心动。


其实他,对于养花弄草的兴趣缺缺的,毕竟他真正感兴趣的事物,这天下,也不过是荣耀一样,只是她喜欢,念叨着多了,他被迫“旁听”不少,只是她不曾想到,叶修竟会记住。


不由自主地走上前,苏沐橙从身后环住了叶修的腰。


手上的动作一顿,叶修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拍了拍扣在他腰间的手:“醒了?”


苏沐橙抵着叶修后背的脑袋轻轻地点了点,带着点抱怨:“怎么不叫醒我。”


叶修轻笑:“因为有个人睡得像个小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啊。”


这话就过分了,苏沐橙用力地拿脑袋撞了叶修后背一下,“叶修,你讨厌。”


再讨厌,也有人喜欢啊,还是不离不弃地相守了十余年,以后还会,一起一直走下去,直至生命的尽头。


晨光中,有个男人转过身,揽了妻子入怀,将赤脚的她微微地提抱而起,无奈地叹着气:“又不穿鞋。”


她肆无忌惮地笑着,不过是仗着他从不会对自己有半句重话,任由叶修把自己抱回屋子放在了沙发上,仰起头乖巧地承受了他亲昵的早安吻。


“……叶修,你今天的胡子好像还没刮。”


“哦,我忘了。”